第四卷第六章闻霜颜,情相变。天下何辜?九落惊觉
作者:sunset天涯 更新:2019-10-08

子夜正自纳闷,九落一次没曾到过佛界如何认识得了这里的大和尚。但也极有礼数,上前作揖,“大师好。”

此人正是不道大师,当日飞升佛界的得道高僧。不道和尚也可算作九落修道路上的启蒙了,当日也正是承蒙不道所说鬼步口诀九落方才练成一身本事,如今见到故人心里更是唏嘘非常。不待九落说话,不道却说,“小子今天相遇大大有缘,快跟我来喝一杯。”

本来九落就纳闷为什么佛陀城中也有藏酒,见到不道已经明白大半,看来和尚喝酒也有不犯戒的,不道觑的九落眉目间的疑问便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虽然只是庸俗之语,却不见得就不是实话,我虽信佛,却信的是心中大佛,与他释迦牟尼也无甚关系。”

九落闻言大吃一惊,当知道释迦牟尼乃佛界之主,此话若是传出岂不是大大不妙?又听不道说,“不必在意,佛祖既然在我心中,自然知道我的妄言。若连自己都斗不过谈何解放苍生?”

九落闻听原来竟是想要引导自己,九落不忍和尚的一番苦心,只是与他推杯换盏,小觑了佛界的烈酒,一会的功夫便醉了。在子夜的搀扶下进了房间,过了半晌传来了呼声,竟睡着了。子夜本想提醒他关于求见佛祖的事情,却听不道说,“女施主当知佛在心中,见于不见在于自己,不在于他人。待到小施主醒来,据实相告,只道卧佛如来真是无法相见。我想小施主也会原谅则个。”

第二天,九落在浑浑噩噩中醒来,原来他放不下心中事情,又不自觉想起霜凌,一时间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惊醒了一旁的子夜,子夜知道他心中难过,只是不言语,九落看着她脉脉含情的目光,一时不觉痴了,忍不住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子夜有些惊愕,却没有躲开,好像这么多年的委屈一朝之间全部化解了一般。

子夜又把昨天不道和尚所言告诉九落,九落心头微凛,方才道“佛祖跟我们斗机锋,岂不是欺负我们?罢了,咱们走吧,留在这里也无用,我想,释迦牟尼既不会站到我们这边,也不会站到敌人那边。”

三人商量正打算先返回天界寻到纵胥,然后再找展飞再议后事。可是计划往往很完美,事实往往很惨淡。耶律家族受制于纵胥,所以无法约束几人的行踪,再加上九落天生就不是喜欢被约束的,所以自己准备准备行李就走了。

只可惜出城的时候,九落不经意的回眸却发现了曾经在展飞手中的流光剑,“你们先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九落跟着对方一路走了好久方才有机会看到对方的脸,竟是展飞,九落大喜过望,恨不得马上上前叙旧。却看展飞走进了雪界一行人下榻的客栈。心想,他怎么来这边了?更令他纳闷的是,为什么展飞身上的气息变化那么多?难道说在天界的十年竟然进展如此之快?

待到展飞出来的时候,一手牵着的确是霜凌,九落当场就愣住了,双手都开始止不住的颤抖,他不想相信自己的目光,可事实却真正如此。

想要转身走开,却发现自己的双脚都不受自己控制。天底下最残酷的事情,莫过于看着你跟我最好的朋友相亲相爱。嘿,竟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哪里知道,那个却不是展飞,而那个也不再是霜凌。

以伽罗明王的实力,察觉到背后有人跟踪实在是小菜一碟,可他偏偏要让九落看到这一幕,他无法忘记万年前的场景,就如同九落今后都无法忘掉今天的场景一般。刻骨铭心的仇恨或者伤痛,就像一把刀一般直直插入心脏。令血液逆流,令你浑身颤抖,所有奇经八脉,全部被冰冷充斥,只有一点点的理智还存活着。伽罗明王知道自己胜之不武,可是看到对手失败心里却无比高兴。在被封印身体与力量的万年间,他想过无数种复仇的方法,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直接击杀九落,他却没有选择这么做,他知道什么样的复仇方法最能伤人,也知道什么样的胜利才是完胜。

九落不可能知道这些了,他还以为那个就是展飞,他还以为霜凌有自己苦衷。“总之有人照顾她就是好的。”总要找个理由安慰一下自己。

慢慢踱入夕阳的余晖中,九落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城门口与儿女汇合,子夜发现了他的蹊跷,却并没有点破,只是拉着他的手说,“咱们走吧。”

九落有意转移话题,看着小舞抱着的九尾狐道,“这小东西没逃跑?真是奇怪。”

小舞却说,“它可乖了,就是不知道它喜欢吃什么,我喂它什么都不吃。”小女孩瘪起了嘴,觉得这个小家伙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九落却笑道,“它可是有着大背景的小狐狸,你喂它吃那些凡夫俗子的粮食自然不吃了。”然后拍了拍小狐狸的脑袋,“它要随咱们走,以后可要吃好多苦。”

小狐狸却顶了顶脑袋,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像在说,“什么苦我也不怕。”

九落嘿嘿一笑,“你倒有趣,咱们走吧。”望着身后的这座城池只一眼便大步迈开,决绝离去。

九落真没想到,纵胥竟然知道的这么快,水木月都已经在天负之城门口等着了,看着款款而来的三人,脸上倒有几分忧色,“无论如何安然回来就好。”

九落知道她想安慰自己,“水姐姐也该解开心结咯。”

水木月乍一听九落对自己怎么改了称呼,心里却也高兴,“姐姐我可什么心结都没有,反倒是你,一心忧苦,为情所困吧。”

九落转了转眼珠,做了个鬼脸,“我们风尘仆仆回来,总该有人接风洗尘,光说话,累都累死了。”

子夜却挣开九落的手,拉着小舞跟水木月走到了前头,“你呀,饿死才好。”

“你可舍不得。”一群人打打闹闹的就回到了纵胥的府邸。九落倒是没有想到,堂堂妖界之主竟住这么破旧的屋子里,本来想要揶揄一下纵胥,却看纵胥有些严肃,没有说出口。

“您老怎么憋着一副想要杀人的样子,出什么事情了。”

“伽罗明王跟雪界联手了。”纵胥半晌方才说话,眉宇间却多了几分苍老,九落却有些恍惚,听到雪界二字心里总是觉得空落落的。

纵胥只以为他是听到这个噩耗方才反应不过来的,便拍了拍他的背,“怕什么,虽然跟对方差距差太多,总还是不能放弃的。黑老不知道事情办成没有,若是办成,咱们也该动动手了。纵使不能先发制人,也不能就地认输。”

九落却哈哈一笑,“怎么他们不也是只有二界么,怎么怕的他们,咱们也有妖界天界,让他们只管放马过来。”

纵胥却摇了摇头,“妖界势弱,而且五千年前曾有一大部落落入凡人界,好似至今还在封印中,而天界更是四分五裂,你道是耶律家受制于我手中,其实也不过是相互利用,他想利用我妖界势力夺得天界统治权,而我却需要他来帮我处理天界的一些事情,所以看起像是我能操纵二界,殊不知连一界的力量都无法完全控制住。”纵胥长叹一口气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忌惮伽罗么?”

九落点了点,“不就是他本身很厉害么,还有手中操控的什么鬼兵。”

纵胥抬头道,“当年夜帝封他为战神,可以说除了夜帝之外以伽罗最为强大。只可惜,此子心怀叵测,妄想称帝,私练鬼兵,结果被贬黜,夜帝怜惜他功力绝强,只可惜他虽有悔过之表,却没有悔过之心,可怜吾帝死于非命。而且他所掌控的不只是鬼界,还有修罗界,修罗以武为尊,完全没有道德伦理之说,所以也不是一个人可以呆的地方,也只有伽罗这种武痴才会建立起来。所以说,不管是鬼兵还是修罗军,都可算作九重天内至强的存在。在我看来,雪界也并非出自真心想要跟他结合,估计也是出于他的威慑力方才如此,而且修罗之杖还没有现世,恐怕伽罗还要等待些日子。”说完看着九落,又道,“除了夜帝,便只有你曾经击败过他。”

九落连忙摆手,“怎么是我,当时我记得我用的是迦轮天风,乃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纵胥却说,“传承了万载的七窍玲珑心若是都无法克制伽罗,恐怕谁也制服不了他了,届时生灵涂炭,天下何辜?”

生灵涂炭,天下何辜?几个字彷佛晨钟大鼓,狠狠地敲在了九落的心上。是啊,家破人亡,九落的记忆中,自己不也是如此么?若为此原因,当可一战!

纵胥舒心的笑了出来,扪心问天,“吾帝,九落当有乃父之风!”众人脸上皆是激动神情。就连冰鹤火狼都对九落产生了无匹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