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我醉了
作者:羊森泉 更新:2019-10-08

  灯红酒绿惹人醉,车水马龙撼人心,与美同行,时间如手中紧握的沙,不知不觉就溜走了,抓也抓不住,通往宴会大厅的路上,一些平常难得一见的高贵车驾、千里良驹纷纷映入眼帘,远远的看着灯火通透的宴会厅,已经有悠扬的丝竹声传来,一道道人影陆续进入门庭的屏风之后。

  才踏上门前阶梯,除去两旁护卫、侍女,最先进入眼眶的是门前台阶中间歇台上的香薰三角铜炉,铜炉上袅袅青烟,闻之心旷神怡,让我有点紧张的心情都放松下来,其实这还不是香薰最大的功效,远远能闻到的香味,对人来说是有那么点提神醒脑的功效,对山野的蚊虫之类的来说,那就不是所谓的提神醒脑了,而是生化毒气弹啦!

  堪堪走到门口,我就与玲儿分开了,根据礼法,未出阁的女子是不应该轻易在公众场合露面的,况且,乱世之中都是男尊女卑,当然,有句名言说得好,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在那些男尊女卑的时代,一直都存在青楼这种风月场合,社会上名流、富甲、才子纷纷向往,挥洒、放纵着自己的青春。

  没有需求,哪来存在,存在既是合理的。在我脑海里,却一直有种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思维方式,现在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每每在我决定一个问题的时候,这种思维方式就会左右我的决定,如,面对玲儿这样完美的女子,明明我理智与身体都向往拥有她,可是决定的时候,却没有留下她。

  与玲儿在侧殿道别,看着走入回廊的玲儿,其实她很优秀,也很符合我心目中的妻子形象,可我却偏偏站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就这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离去,看着走出十步距离的玲儿,我的心乱了,本来不会被女子撼动的心波动了一下,而此时,玲儿回过头,用那会笑的眼睛,深深看了我一眼,那,笑靥如花,时间定格在一瞬间,脑海!!!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既然做了个懦弱的举动,头也不回的离开,我;冲动不可怕,可怕的是冲动的没有原由,我就这样走了,走到宴会主殿门口,门口迎客的是华庭福,华庭福今天换了套褐色长袍,对着来往的客人拱着双手,一脸的春光灿烂似‘秋菊’,哪怕再严谨的人,看到他这么个迎客的人,说话都会笑呵呵。

  看到懵懵懂懂走过来的我,华庭福哈哈笑着拍了拍我的手膀说道:“子涵贤侄,怎么魂不守舍的啊!哈哈!下午与玲儿侄女可是相处愉悦啊!”,说完,华庭福还用一副很是理解的眼神看着我,看他那模样,分明以为我和玲儿这是对上眼了,没见他都开始说我已经‘魂不守舍’了,他却不知,这话说得我心碎了一地。

  “呃…哦…好、蛮好的,谢谢庭福叔叔关心,侄儿先进去啦!”,被华庭福说得一愣一愣的,本只是因为心有点乱,所以有些心不在焉,岂料在华庭福的眼里,我那是对美人的流连忘返也!我怕再和他说下去,我自己估计成了发花痴的形象代言鸟,所以匆匆给华庭福行了一礼就进去了,临进门时,由于匆忙,一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下,让我的身形好不狼狈。

  此等表现,看在华庭福眼里,让我们华庭福大叔又是摇头晃脑的一通感慨,“年轻就是好啊!连走路都想着心上人儿,真是痴迷啊!这一定是一次甜蜜的约会吧!”,华庭福说完,嘴里还在自说自话的念叨着别人听不懂的一些话语,他确不知,误会往往就是这样产生的,不过,感情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

  不管身后如何变换,现在我要做的是面对即将进入眼帘的大厅,在侍女的迎接下,转过了屏风,呈现在眼前的场景让我精神一振,只见殿堂中间长长的空间上,舞娘、杂技、戏曲等等节目精彩纷呈,大殿两旁分席而坐着各位来宾,正对着大门的主位高台上还没人坐,那是当代华家家主华庭喜之位。

  在侍女的带领下,穿过大堂来到主位左边第一个席位,婷婷玉立的侍女才说道:“世子,请入坐。”,说完,待到我做下,侍女很乖巧的在一旁伺候起了酒水、瓜果,很显然,各位来宾都有一对一的侍女伺候着,加上中间大厅的娱乐项目,各位宾客还是很容易打发时间的,此刻也快到用膳时间了,场上席位也基本坐满了,估摸着一小会宴会就将正式开始啦!

  宴会开始之前,在场很多相熟之人,也会站起来互相打个招呼、见个礼,我也开始默默观察场上情景,只是一看之下,让我老脸一红,瞧瞧在场嘉宾的穿着打扮,一个个身披锦衣、腰缠玉带、脚踏云屐、头顶金冠、手执宝刃;看看我的着装,那是身穿布袍、腰系皮带、脚踩马靴、头缠丝带、手拿破刀;就是铁打的脸面,此刻也要火红发烫鸟!

  如此特立独行,而且身居首席,在场嘉宾自然眼球转动,纷纷射来,让我是低头不语,浑身不爽,这叫什嘛事,一个个打伴得都跟去相亲似得,TNND,我现在才是来相亲的好不?一个个穿这么牛屎,都想搞什么,还好我地风采是抢也抢不去滴!不过…老,子肚子都饿的呱呱叫了,怎么还不上菜,想饿出人命啦!!!

  正所谓牛鬼蛇神,心诚则灵,也许是冥冥中的秃头、鸟人之类的听到了我的祈祷,华庭喜与师父一同有说有笑的从后堂走进了大殿,师父与华庭喜说了几句之后,在侍女的引领下,师父来到我所坐的席位,待到华庭喜走到主席,全场的来宾也一同站起身来,这场宴会的主人家到了,也宣示宴会即将开始。

  这时,在外迎接来宾的华庭福也进来了,在华庭福的示意下,中间大厅的娱乐节目纷纷撤走,整个殿堂顿时安静下来,华庭福再次与主位上的华庭喜示意一番,表示宾客都到齐了,华庭喜这才站在主席拱手与各位来宾见礼后说道:“各位族人,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天洪兄与子涵贤侄穿越大半个神州,历经重重磨难,最终代表着夏家来到我华家,为的是子涵贤侄与小女玲儿的婚媒之约,今天,我将与天洪兄共同在此正式确定子涵贤侄与小女玲儿的订婚之日,五月二十之日请各位族人来见证。”。

  华庭喜话落,师父听了也拱手示意在场宾客一番,与华庭喜点头示意后说道:“各位华家长辈、亲朋,能得到庭喜兄亲口许下婚媒之约,天洪代表夏家再次确认玲儿侄女与小犬子涵的订婚之日,五月二十之日,请各位长辈、亲朋见证,天洪在此先敬谢各位长辈、亲朋一杯。”,师父说完,双手端起案上青铜酒樽示意一圈,一饮见底。

  我也跟着众人端起一盏美酒,示意一圈,一饮而尽,众人喝完,华庭喜开口说道:“天洪兄,客气了,来者是客,何况你我即将成亲家,此等喜事,应当共饮,请!”,华庭喜人长得一副书生相,说起话来到是没有满口之乎者也等长篇大论,简单明了、大气豪迈,众人听之也不含糊,纷纷举杯共饮。

  话说酒过三巡,在师父的示意下,老土冒打伴地我,两杯酒下肚壮胆之后,上前一步说道:“庭喜伯父、各位华家长辈、亲朋,子涵能在各位之见证中,与玲儿小姐确定婚媒之约,实乃吾之大幸,子涵唯以美酒一杯,表达对各位长辈、亲朋的谢意,请!”,说完,端起侍女重新添满的酒樽,示意一圈,一饮见底。

  饮罢!华庭喜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诸位,话不多说,既然是喜庆的日子,自当大家同庆,现在宴会开始。”,华庭喜说完,示意华庭福一番,华庭福在最下首位置朝偏殿挥挥手,偏殿连接大厅的回廊鱼贯而出一群艺人,起先收场的娱乐节目又一一呈现,安静的大殿里宾客之间开始了推杯换盏,好一副热闹非凡之景。

  主位与我和师父所在的席位,是在场宾客敬酒的中心,一杯一杯的美酒下肚,我嘴里却只有无奈的味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借酒消愁愁更愁;作为一个勇闯天涯的佣兵,喝酒自然是一种习惯,在蛮绝佣兵团里,我的酒量绝对是以一当百,可是今天,小小一团酒水下肚,我就醉了,心都醉了。

  大殿之中,我本就穿着异类,偏偏还是今日的焦点人物,在蛮绝我那喝酒的海量,华家与会之人自然是知道的,他们奇怪的是今天才一团美酒而已,我既然就醉了,人们常说,人逢喜事精神爽,酒宴主角通常不喝酒的都能喝上一些,今天身为主角之一,又是传言海量的人,既然醉了,让一众人等莫不感到错愕,纷纷拿我此刻的醉态说事。

  华庭喜与师父把我此刻的表现尽皆收入眼底,在华庭喜的示意下,我被未来的大舅哥华安架了出去,其实我没有装醉,而是真的醉了,只是我心里对外界发生的事一清二楚,见终于可以出得宴会厅,我脸上露出了笑容,笑容带着三分醉意、三分笑意、三分洒脱、一分深藏的无奈。

  PS:小羊自己也觉得现在的这些内容蛮颓废的,不过小羊最近看到了一句话,想要和大家分享‘鸡蛋从外面打破是食物,从内部打破是生命;人体从外面打破是创伤,从内部打破是成长。’,小羊的现状也很颓废,不过小羊坚信,颓废终将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