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战黑雨
作者:泊岸 更新:2019-10-08

readx; 陈云的目光穿过那满是浮萍的池塘,落在黑雨的魁梧身影上,稍稍思索一下,就飞腾起来,朝黑雨所在的小亭飞去。

陈云落入到那极为精致小巧的池塘中间的小亭时,黑雨的也转过身,双目精光四射地看着陈云。

“陈云师弟,这些年来你进步真得很大,当年你身背药材篓的形象虽依然在我心里,可看了昨天你的斗法,我几乎无法和眼前的你重合起来!”黑雨沉声说道,语气恳切。

“修炼就是逆水行舟,越到后面越难,前方倒是相对容易些,这二十几年师弟虽有些进步,又能算什么呢!”

陈云对这黑雨师兄虽接触不多,可慕雨晨和他说的一件事情,陈云一直铭记在心。

“明天我会全力和你一战,并且毫无保留,师弟你可要有赢我的信心,不瞒你说,我希望陈云师弟你可以赢我!”黑雨说话之际方正坚毅的面上露出一丝让陈云无法捉摸的表情。

“这是为什么,黑雨师兄你居然希望我赢?”

“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公孙师妹,如果我们不是提前遇到,我会尽力获得小组第二,然后即使拼着身受重伤也要将本组的七彩初期修士宗桑击伤,从而让公孙师妹有进入前五的机会,这个机会对她可能很重要!”

“可是黑雨师兄为什么希望赢得是我?”陈云追问。

“因为我了解宗桑,这人就是另一个周涵,无论修道资质还是机智都出类拔萃,我知道自己赢不了他,对能否击伤他也没有信心,所以我希望你可以赢我,希望能有个更强的对手有击伤他的可能,只要能为公孙师妹做些事情,我做什么都愿意!”黑雨看着陈云,语气中虽有一丝落寞。又也好像包含着一种无法释怀的执着。

陈云从那‘风雨亭’离开时,估计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黑雨的那炽烈无比的目光!

爱恋一个人,有时也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会激发这人去做任何看上去像是疯狂的事情。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

陈云知道黑雨对于公孙绿衣就像慕雨晨以前和自己说得那样,也许真的要痴恋一生一世!

可自己的心中,不也曾在走火入魔时有过刹那间的回忆,还有那好像难以磨灭的内心记忆吗?难道自己是下一个黑雨?

陈云在回‘竹斋’的游廊中,不禁这么暗自思忖。

陈云也知道。即使黑雨希望自己可以赢他,可是在真正斗法时他也绝对会全力以赴,因为黑雨这样的人应该是种很有荣誉感的人,且他更希望看到一个货真价实的对手,出现在强大的宗桑面前!

如果陈云没有这个资格,那就让他自己来!

陈云回到‘竹斋’,坐在竹椅上思考了很久,慕雨晨的给他的玉简上唯独没有黑雨的资料,而前方看到黑雨的斗法,发现他都是轻松获胜。实力也没曾怎么显露。

而陈云知道,现在的黑雨早已不是十年前在白苍山中遇到的那位黑雨。

……

清晨的曙光再次洒落到太易峰时,那昂首高耸的‘凤鱼石’在青石地面上的投影,就像一个巨大的指针一般,忠实又严肃地地通知太易弟子大比中新的一天即将来临!

而这一天将更加残酷!

实力与运气交织在一起,有实力没有运气,也一样会挥泪而别,抱憾而去!

而光靠运气,希望更是渺茫!

四号斗法擂台下,陈云与陈芷妤还有张文张武来的不算早也不算迟。而擂台下的看台附近的弟子子却比昨天只多不少。

很多人虽失去进级的机会,依然很珍惜这次观看的机会,这种机会很难得,因为斗法中各种灵根属性的修士都有。且各种意想不到的法术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在庚组只剩下七名弟子后,陈云与黑雨的斗法,是被安排在上午的第二场!

而第一场斗法则是庚组的唯一七彩初期修士宗桑与一位玄心道场的叫袁智的修士之间的对决。

这袁智陈云通过慕雨晨的玉简了解到,是一个修为在八荒巅峰期的灵根修士,且是一个攻击力很强大的灵根修士。

陈云对于这一场斗法其实十分期待,因为对他自己很有借鉴意义。当然前提是如果他可以过黑雨这道难关。

当这风度颇佳面色微红的袁智与这宗桑急速飞腾四号擂台上时,其余几处擂台上强强对抗的斗法也相继开始。

陈云与张文他们彼此间隔大约半丈左右坐在石凳上,在陈云的介绍后,几人对在擂台上的面色有些黧黑身材壮硕的宗桑也顿时来了兴趣。

根据慕雨晨玉简的介绍,这宗桑有两件使用的极为纯熟的明阶八级法器‘孪龙剑’与‘咆虎盾’,本人相对擅长的法术有‘血刺术’与‘暴剑术’。

而那‘血刺术’最是奇特,可目前为止,陈云从来没有看到这宗桑施展过,因为前方他的所有对手,根本没有让他施展这个法术的资格!

而那袁智则是擅长火系法术,其中‘火蛇术’极其熟练,据说这法术最高境界是,化蛇为蛟,同时一柄‘紫阳赤火剑’也是威力极大,属于明阶九级法器,在法器上来看,这袁智要比宗桑甚至还要好些。

这两人在台下弟子的瞩目下,稍稍彼此行礼后,就展开相互试探性攻击,随后很快就全身心地投入到斗法,实力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提升的越来越强。

擂台下的陈云等观看的弟子子,随着斗法的白热化,也终于看到庚组斗法以来真正的一场强者对决。

这宗桑在斗法过程中,一直以一柄散发着淡金色的四尺长剑为主,同时偶尔会催使一个镌刻有一个虎头的样式古朴的盾牌护身,攻防之间,进退自如,滴水不漏!

而那身材相对高些的袁智人如其名,颇有圆润的智慧,并非和其余的玄心道场弟子一样以彪悍的斗法风格为主,哪怕即使是灵根修士。

他的斗法方式是以攻代守,估计他也是知道对方是七彩初期的修士。所以在飞剑的速度与攻击力上,且还有身体的移动速度上自己都比对方稍逊一筹,所以就以自己的相对克制对方火系法术和比对方‘孪龙剑’更强的‘紫阳赤火剑’展开连绵不断的攻击,以求在斗法结束前以场面上的优势取得胜利。

袁智的斗法策略想来是经过事先的充分考虑。那就是一定不能在斗法中让对方处于明显的压倒优势,因为玄心道场的掌门铁木真人也一定告诉过的他,七彩修士相对于八荒修士的最大神通就是‘精元互转’,在元气上保持远远高出八荒境的充沛性,一旦被对方高强度的攻击压制住。就完全没有翻身的可能,所以对于他来说必须先发制人,充分发挥自己的斗法特点。

袁智的‘火蛇术’每波攻击都可以在擂台上飞射出四到五条五六尺长蜿蜒游动的如同活物的火红飞蛇,这火蛇基本被当做一次性法器攻击,可每次攻击的模式都不相同,或聚或散,那飞蛇在空中急速游走,一旦击中对手,估计立即会引发汹汹大火,将对手吞噬。

同时主要被其灵识驭使的‘紫阳赤火剑’。更是攻击地有种气势如虹般的感觉,在擂台上的空中画出各种弧形的火红轨迹,眩人耳目!

两人在擂台上忽上忽下,一会飞腾一会落在擂台上,斗得简直火花四射,劲爆无比,看得台下的众弟子更是心情激动不已!

如果斗法的情况完全按照袁智的预想进行下去,或许他真的还有赢的希望,可陈云在台下看到两人斗法约一柱香后,眉头就微蹙起来。因为他发现宗桑的表现很不正常,或者说宗桑是故意在放慢速度,甚至将移动速度和飞剑的攻击速度有意放慢到与袁智同样的水平在和袁智斗法。

“这宗桑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想赢吗?”陈云心里不禁自语了一下。

因为在宗桑主动降低攻击力度。把自己整体实力压制在八荒巅峰期时候,他的金属性特点恰好被袁智的火属性法术和法器克制,如果长时间这么斗法,场面上还是不占什么优势的。

在两人在擂台上又持续地斗法了一柱香,袁智的攻击虽然依然保持力度,可稍稍微有些些减弱。而那宗桑却好像完全没有什么变化一般,始终保持稳定的攻击强度,同时在场面上也逐渐开始与袁智持平起来。

“陈云师弟,这宗桑好像也不是个很强的七彩初期的修士,怎么与八荒巅峰期的修士斗法还处于势均力敌的状态呢?”坐在陈云身边不远处的陈芷妤略带惊奇地问。

“这人确实很奇怪,到了小组斗法的后面并不急着赢得胜利,或许他心里有自己的打算!”陈云其实心里的有个模糊的感觉,就是这宗桑可能也是他事前设计的一种斗法策略,如同袁智一样,绝不会毫无考虑就登上擂台的。

陈云与陈芷妤说话的时候,突然四号斗法擂台上出现了变化,在近半个时辰的斗法过后袁智的元气消耗很大,这这种大强度的消耗对于没有‘精元互转’神通的他来说,是十分艰难的更是不可持续的。

原本他可以持续,只有宗桑给他稍稍

在缓一口气,他有信心坚持这后面的半的个时辰,可惜的时他对面的宗桑一直是以一种不紧不慢的样子,以一种高强度的攻击压制着他,而这个强度,恰恰是袁智最强的攻击状态。

袁智无法做到再持续半个时辰以上的最强攻击状态,擂台上的袁智无论是灵识还是经脉这时都有种火辣辣般的感觉,一种无法支撑下去的崩溃感,弥漫在袁智的灵识中,心里有种随时倒下的奇怪感觉。

袁智就像一直闷在水里的鱼想出来透透气,而就在他飞腾闪开希望缓一口气时,异变突起,他飞射的火蛇被击灭的瞬间,袁智刚刚拉开与宗桑的距离不到五丈,就感觉灵识突然有剧痛的感觉。

拉开距离后瞬间的精神松懈,让这灵识还有脑袋的剧痛更加显得激烈。

在擂台下的近两百弟子的惊呼声中,原本飞离擂台上空,飞腾在空中大约两丈高的袁智居然以一种不受控制的飞行方式,略带挣扎地掉到擂台下。

而擂台下的弟子子,在袁智‘嘭’的一声摔到在擂台下后,看到一直神情冷静从容的袁智居然在青石地面上拼命的扭动,好像有种难于言语的痛苦,让他手脚无法自我控制。

而这时擂台上的宗桑,面色平静地看了擂台下青石地面上的袁智一眼,也不言语,很快朝擂台下方飞去。

宗桑飞向擂台下方的石凳区域附近,眼神在陈云等剩余的几个斗法弟子身上很快扫过,如刀般的目光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傲意!

警告或者也是威慑!?

或许在宗桑看来,以袁智的团身痛苦扭曲的惨状,是表达自己意图的最好方式!

看着宗桑飞回到看台石凳时的如刀目光,陈云也大概明白这宗桑这么做的目的!

这是在不战而屈人之兵,因为宗桑最重视的是进入前十名后与公孙绿衣的一战,在本小组中这么多八荒境巅峰修士的情况下,如果每个人都和他全力以赴地去斗法,不排除他也会受创,所以他要先立威,让所有剩下的修士老实去争第二名,而在遇到自己时丧失必赢的斗志,老实认输!

陈云心里稍起时,耳边传来明心真人报到自己姓名的声音。

与黑雨的一战是无法避免的要开始了!

一身青衣的陈云与一身紫红衣服的黑雨各自从石凳飞去,然后从人群中急速飞腾起来,很快落到四号擂台上。

彼此的对视一下,两人很有默契地微微点头,然后又各自倒退两三丈远,拉开距离!

即使此生眷念一人,可凡是立志修炼的修士,五十年苦修又怎会轻言放弃!

即使陈云是他值得信任托付其重任的人,也要先过他黑雨这关才行!

“陈云师弟,请!”黑雨双目电闪,沉声说道,全身散发出一股昂扬的战意。

“黑雨师兄,请!”陈云也朗声回应,眼神中虽然隐藏中一种难于言明的情绪,可这时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且他也知道黑雨是在八荒巅峰期精修十年之久的修士,绝非寻常的八荒巅峰期修士可比,自己稍微有些懈怠,后果差劲设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