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作者:黎小不 更新:2019-10-08

  在车被司机踩下刹车的那一瞬,手冢帝怒他们六大五小就瞬移出了车内,并用结界保护了尽责的司机。

  还有一个更大的结界圈住了整个车祸现场,所以,神太郎说的打过电话根本就是假的。

  真田弦一郎,迹部景吾,手冢国光,幸村精市,他们四个从残骸一样的几辆车内把晕迷的人尽数小心的救了出来。

  五个宝宝挂在手冢帝怒的身上,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四个父亲救人。

  神太郎走到那辆肇事车的面前,冷冷的看着鲜血涌流,早就晕过去的三个人,大手挥了一下,把他们三个人弄出了残破不堪的红色跑车。

  “啊,是小岛姐姐。”手冢帝怒惊呼了一下,忙蹲下去检查了一下他们三个的伤势,往后仰起脖子,说:“太郎,小岛姐姐和她的两个保镖伤得很重很重,来不及去医院动手术了。”

  “你想怎么样?”神太郎冷漠的反问。

  “当然是救了。只是我身上的清蕴丹对他们有很强‘副作用’,就是会增强他们的体质,完全超越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我已经让阿仁那个暴力魔王更厉害了,为了社会着想,还是太郎你出手救他们吧。然后我们把这里毁尸灭迹,让他们所有的人忘光光,这样就好了。”手冢帝怒如同喝清水一般轻松的说。

  神太郎听着小怒的话一阵好笑又好气,干脆捧起他的脸覆上他的唇,碾压着勾起小怒的粉舌缠绵的吻了好一阵。

  ——

  ‘我也想要亲亲爸爸。’大宝宝迹部千蕴叫嚷着,盯着爸爸的被吻得红润的嘴唇不眨眼。

  ‘要是我们亲爸爸的嘴巴,父亲他们五个会把我们丢到爷爷家的。’三宝宝幸村光希软软的说,朝大父亲瞄去。

  ‘爸爸的嘴唇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不然父亲他们不会老是咬爸爸的嘴巴。’四宝宝神达也含着食指,滴着银子水说。

  ‘大父亲真是的,怎么就喜欢故意在我们面前亲爸爸呢?绝对是故意的。’五宝宝手冢清幽似摇头叹息的说。

  ‘我想快点长大,这样就可以亲亲爸爸了。’二宝宝真田慎一羡慕的看着大父亲满足的表情,如是说,‘那个时候,我们五个就可以让爸爸抛弃父亲他们五个了。’

  ————

  手冢帝怒看到身上的五个宝宝亮晶晶的看着他的嘴巴,愣了一下,问:“乖宝宝们,你们怎么啦?”

  神太郎却是勾出一丝愉悦的笑容,虽然有些不愤五个小子盯着小怒的嘴唇发呆,但是小怒的粗神经还是让他和另四个男人无语。

  ——

  将时间倒回车祸前的三分钟,然后,逃避相亲的小岛芳子还是驾车狂飙,不过,她撞到的是路基,除了损毁了她的红色跑车,和让几辆追她的车子出了一点小状况之外,她们那方的人也只是贴创口贴的小擦伤。

  然后,手冢帝怒一行五辆车刚好经过,把人救下...

  ————

  在“至爱今生”的工作室,保镖们暂时充当了保姆,守着五辆婴儿车坐在休息室等待着,那些女性的工作人员总是无视着保镖们的凌厉冷酷的表情和眼神,时不时的掩唇吞下她们的惊呼,跑到婴儿车的面前想‘调、戏’五个小少爷,但是他们可是受了死命令,宁愿他们自己被调|戏了,也不能让这里的人随便‘调、戏’了小少爷们,否则,嗯,六个主人没有说出来。只是光那个眼神就够他们发颤了。

  工作室的总设计师是迹部景吾的表姐,叫越秀和玉,就是房总酒店总经理越秀和纪的姐姐,是个非常强势的女强人,快三十了还没有结婚,宣称自己为不婚主义。当听到父亲说到表弟迹部景吾与另四个男人共同拥有一个爱人时,她当时吓得呆若木鸡,不过随即想了,惊讶之后就是深深祝福了,因为她对那个可爱体贴的‘表弟妹’手冢帝怒可是喜欢得不得了。

  “怎么样?本小姐设计的礼服最棒了吧。”越秀和玉微抬下巴,傲傲的说。

  整面墙镶镜的镜子中,五个穿着纯白西装的高大挻|拔的男人前面站着一个纤细修长的少年;少年亦是一袭白色的西装。如果说五个男人身着白色西装是气宇轩昂,是高贵、冷静、霸气、优雅、雍容、洒脱...那么少年则穿出了圣洁、清冷、端庄、单纯、空灵...

  与白色西装搭配的衬衣、领结、手帕、袖扣等饰物,都是精致非凡,起画龙点睛、锦上添花的绝妙作用。

  “啊嗯,很合本大爷的意。”迹部景吾轻抚过右眼角下方的泪痣,高傲的说。

  “我也很喜欢呢。”手冢帝怒看着镜子里的五个爱人,转身仰着浅笑的小脸看着真实的五个爱人,说。

  “那就这样,先换下,我们走了。”真田弦一郎嘴角轻勾一下,说。

  “嗯,宝宝他们可能等得不耐烦了吧,呵呵。”手冢帝怒边说边动手脱下礼服。

  越秀和玉身上挂满了裁缝必备之物,双手抱胸打算看一出美人脱衣图,不过,跟他们换衣服一样,她被赶出去了。

  接着是五个小宝宝的礼服试穿,那些没有见到六个大美男试穿礼服过程的全室工作人员,全部狼样的眼睛盯上了五个小美男。

  呵呵,二十个黑着脸的保镖往门口一站,女人们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们的总设计师越秀和玉,她们想看美男啊。越秀和玉轻耸一下肩,同样无奈的靠在墙边等里面换好衣服唤她才敢进去。真是不懂,不就是五个小宝宝,犯得着那么紧张吗?看看摸摸又不会少块肉。哎,表弟妹也太小气了!她是不是该打破自己的不婚主义,找个男人去嫁了,也生几个可爱的小孩子来玩玩。嗯,不结婚也可以生小孩子呀,这个可以考虑。

  五个男人看着五个宝宝穿得像年画上抱金鱼的胖娃娃一样的红兜兜,终于忍不住大笑出来。

  五个宝宝嘴巴瘪了瘪,眼泪在眼框里转着圈圈,委屈得不得了,终于放声大哭。

  手冢帝怒从洗手间瞬移回试衣室时,看到的就是五个哭得泪流满面的宝宝,心疼了,可是等他慢半拍看到宝宝们身上的小红兜兜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五个宝宝看到爸爸回来了,哭得更是大声,手冢帝怒不得不收了笑声,含着浅笑手忙脚乱的哄着五个狂掉泪的宝宝:“乖宝宝,爸爸的五个乖宝宝,不哭不哭,爸爸不笑了。呵呵,我的宝宝们穿着这个非常的可爱。”手冢帝怒抬头看了五个满脸邪恶的爱人,接着说:“我的乖宝宝们可是小男子汉,怎么能随便哭鼻子呢?要不爸爸脱了你们五个父亲的衣服,也让他们穿这种,嗯,还是不用了,那样我光是想就觉得难受了。”

  手冢帝怒似着想像了一下五个爱人穿着红色兜兜的样子,身体晃了两下,差点晕过去了,那种场景太恐怖了!

  “啊嗯,小怒,本大爷非常欢迎你来脱本大爷的衣服。”迹部景吾翘着脚坐在沙发上,说。

  手冢帝怒黑线,不与理会五个邪魅得瑟的爱人,埋头给五个宝宝穿上真正的迷你西装,可爱极了。看得手冢帝怒父性大发,猛亲着五个宝宝的小脸,五个宝宝忘了先前的委屈,凝着泪花的长又卷的眼睫颤动着,咯咯笑开了。只是五个宝宝的心中偷偷的记下了五个恶劣父亲的恶作剧了。

  ————

  在自家的酒店吃过中饭后,手冢帝怒带着五个宝宝去儿童乐园,才半个小时他就嘟着嘴巴向紧跟在身后的五个男人和周围小心翼翼警戒的保镖们瞪眼了。

  因为他们的出色,因为他们的排场,对于这种人,普通人不是敬而远之就是上前谄媚巴结。可是这里是儿童的世界,他们纯真率直,看到喜欢的事物总是忍不住上前。

  所以,本热热闹闹、欢蹦乱跳的儿童乐园,被他们一行人弄得所有小孩大人几乎都转向他们了。

  手冢帝怒虽然喜欢小孩子,但是太多小孩子不顾大人们的话不惧保镖们的气势,齐齐围过来看五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宝宝,手冢帝怒还是有点受不了了,回头向五个抱胸旁观的男人抛着眼色求救。

  然后,六个人在无声的对视中,手冢帝怒签下了多条不平等的条约。从此,手冢帝怒再也没有带五个宝宝去过游乐园之类的地方玩。

  ————

  看着高高兴兴的出门,回来却有点点‘垂头丧气’的小怒,众家长奇怪了,纷纷看向五个男人。

  “小怒宝贝,还不到晚餐时间,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带小宝贝们去逛街吗?我们还以为你们会吃了晚餐回来呢。”迹部奶奶心疼的在小怒的头顶顺了一下,问道。

  “唔,没事,就是被那些孩子的热情和问题为难了一下。”手冢帝怒咧嘴笑着说。

  “啊啊啊,是谁把我的乖孙们的脸刮到了?!”神爸爸眼睛瞪圆着怒吼,指腹轻柔的在五个宝宝的脸上抚着,“管家,还不去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我就说外面很乱吧。”迹部爷爷说,“小怒,你们去的是哪个儿童乐园,我去抄了它,居然让我小曾孙们受伤了,他们是怎么管理的?!”

  “要不我们在院子里盖着小乐园给宝宝们,省得去人多的地方被那些不懂事的小孩子欺负了去。”幸村爷爷说。

  “爷爷,宝宝他们没有被欺负,是那些围过来想与宝宝们做朋友的小朋友们被他们五个欺负了。我们会那么早回来是‘畏罪潜逃’。”幸村精市笑眯眯的说。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我就说嘛,我们家的超级宝宝们怎么会被外人欺负了去。快说说,宝宝们是怎么欺负那些外人的?”神妈妈兴奋的说。

  看着一众兴奋的家长,五个大男人黑线,只有手冢帝怒很平静。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井野哥哥,精卫,你们的想法是不对的。宝宝他们才没有欺负那些小朋友呢。只是球球屋玩球的时候,趁那些大人们和我聊天的时候,掀了几个小女生的裙子而赖到几个小男生的头上而已;再拿了园内小吃店的辣酱挤到小朋友们的饮料中而已;在水水池边看热闹时把大人们守着的小朋友们的衣服全扔到了水水池而已;爬爬路玩的时候故意使坏,不是蹬腿让小朋友们‘滚雪球’就是因他们的口水爬不上去而已...真的真的,我只是帮了乖宝宝们一点小忙而已。”手冢帝怒淡淡的说。

  原来最护短的是手冢帝怒!

  ————

  神太郎,真田弦一郎,手冢国光,幸村精市,迹部景吾,五个俊美无俦的男人都是满眼的温柔和宠溺看着已穿好礼服正为五个又似长大一个月的宝宝穿衣服。

  然后,五个小宝宝一身整洁可爱的被他们的五个父亲抱着,今天,他们都要乖乖的。爸爸对他们五个乖宝宝说,等他们再大一点能走路后,就让他们五个乖宝宝当爸爸和五个父亲结婚典礼上的小花童。

  为了虎命着想,小老虎早就去外面搬了食物躲起来了。

  ——

  坐在大厅里面的众家长看着缓慢而优雅的走下楼梯的人,喜笑颜开。

  “出去吧,你们的队友和朋友和学生都在外面等着了。”手冢爷爷说。

  一走出外面布置的订婚现场,手冢帝怒和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十个男人就被一阵从天而降的花雨‘袭击’了,沐浴在花雨中的他们接受了众人的美好祝福。

  穿着灰蓝色正装的不二周助和穿着墨绿正装的越前龙马,一手端着饮料杯,一边看着那边与众人玩闹的手冢帝怒和他的五个男人,如此幸福欢乐的画面就像是无声的电视在播放着,他们怎么也觉得自己参与不进去,明明是如此的想,然后只觉眼睛微微的刺痛着,眼泪倒流回去,一直流到心里,痛得他们几乎握不住手中的杯子。

  手冢帝怒突然一顿,往下面看去,看到站在一起的不二学长和龙马,银眸黯了一下,正想自己为何会有这种难过疼痛的心情时,看到龙崎教练带着一个很粗犷的胡子大叔跟不二学长和龙马说话了,而自己则跌进了迹部景吾温柔的怀抱。

  “啊嗯,小怒,你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刻还走神呢?”迹部景吾轻轻的说,在小怒看不见的角度给了另四个男人一个明了的眼神。

  “爷爷叫我们过去。”真田弦一郎执起小怒的手,让他脱出迹部景吾的怀抱,边说边往手冢妈妈招手的方向走去。

  ————

  除了三校的正选们,小怒有限的几个朋友,如亚久津仁,不二裕太和观月初,再来就是上次青年选拔赛一起待过十天的选手们。都是西装笔挻,斯斯文文、优雅谦逊。

  真真是满园的美少年!

  看得芝纱织眼花缭乱,明明是来参加帝怒少爷订婚礼的她可喟是比几个当事人还忙。让跟在一旁的井上先生黑线满额。

  越前南次郎非常难得的穿上了正装,人模人样的,从打理得整齐的发型上看,他身上的武士之魂似乎跃然于他笔直的背脊上,高傲,霸气,沉稳...只是,请不要看他的眼睛,那会很失望的。其实越前南次郎也在失望,怎么就没有几个美美的女生呢?太郁闷人了!

  ————

  虽说这个订婚宴只叫自家人过来,就算手冢家小小的,但是另四个家族,可都是了不得的大家族啊。所以,来的人都是关系很好并且知道手冢帝怒一号人物的亲朋好友。光是这样,也来了上百人。

  以前见过的没见过的亲友都让手冢帝怒叫得嘴巴发麻了,不过,手冢帝怒脸上的笑容还是甜美如昔,柔软的声音听得那群亲友们心情大好,所以,手冢帝怒和他身后趴在五个父亲怀里的五个小宝宝收礼收到手软。

  没有人不喜欢小怒和五个小宝宝的。

  然后,把园内的面孔都见过一遍后,手冢帝怒确信自己还是只能认出今天以前见过五次以上面的面孔,其余人的新面孔,不好意思,他没有记住。

  家长们乐呵呵的应酬那群想拐小怒六父子的亲友们了,他们得意骄傲的表情让亲友们只有羡慕的份。

  ——

  手冢帝怒好不容易停下来独自想休息一会儿,找到一个休息房间时里面已经坐了一个胡子大叔,他正在看录像带。

  因为不知道里面有人,手冢帝怒扶着门把微愣了一下,有礼的点头打招呼,“你好。”然后就想关回门去。

  大谷玉一被胡子挡住表情的脸似笑了一下,按了遥控器的暂停键,点头道:“你好,进来吧。因为酒喝多了一点,所以在这里休息一下,顺带看看刚才龙崎教练交给我的录像带。其实我们刚才见过,我再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大谷玉一,是国家网球队的总教练。”

  手冢帝怒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抱歉,今天人太多。”

  坐下来后,手冢帝怒看到大谷玉一看的是他那天与三校正选们的练习赛的录像带。

  “手冢君,你很强,进国家队吧!”大谷玉一看着屏幕上暂停着飘在空中发球的少年,突然说。

  手冢帝怒同样看着屏幕上被暂停的画面,淡淡的说:“大谷先生,我很喜欢网球,但是从今天开始,我还要考虑我的五个爱人和五个宝宝,我不能因为喜欢网球而冷落了他们。要是能做到平衡,我也希望只是快乐的打网球。”

  大谷玉一听了他的话怔忡了半晌,“如果考虑好了就跟你的教练说。”边说边站起来,“这个录像带我想拿回去看,可以吗?”

  “嗯,你拿去吧。”手冢帝怒看着把录像带拿在手上一副不松手的样子,能不同意吗?反正是龙崎教练给的。

  ——

  大谷玉一刚把门反手轻轻带上,神太郎,迹部景吾,手冢国光,幸村精市,真田弦一郎,五个男人就出现在了休息室,五个宝宝则是被家长们抱去炫耀了。

  神太郎把手冢帝怒抱到自己的腿上坐上,他坐到小怒的位子,问:“说什么了?”

  “他想我进国家队。”

  “那小怒是怎么想的呢?”幸村精市问。

  “我不想离开你们,我只想在你们的身边打网球。”

  “我们会陪着你的,小怒,你想做什么都行。”真田弦一郎说。

  “我突然理解龙马爸爸莫明退出网坛的做法了。”手冢帝怒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五个男人一脸不解。“不过,如果一郎二郎三郎四郎五郎他们也都是去打网球,我不反对,但是,我想到时我们要全部封印他们的能力,不然对那些对手们很不公平。我刚才看到几个我和他们打练习赛的画面,觉得自己太坏了。因为我真的很喜欢网球,我想,要是去国家队打网球,我就必须将所有的神之能力封印死,以完全的普通人去打网球。然后,再一步一步的靠真实的能力去到网球世界的顶点。”

  “怎么一下觉得自己坏呢?”神太郎尖毅的下巴轻轻的搁在小怒的肩膀上,温柔的问。

  “你们看,我练球可以有识海,随时随地,比他们多出许多时间;加上神之身体的坚韧,光是这两点,我就很坏了。不过,除了那两点,我都很努力的在提高自己的球技。我想用普通人的能力去追上哥哥,弦一郎,精市,景吾。”

  “小怒。”手冢国光轻轻的唤。

  “啊嗯,小怒,你决定了?”迹部景吾问。

  “嗯,所以,除了太郎,你们四个陪我一起封印。”手冢帝怒银眸灿烂着,笑道。

  神太郎伏在小怒的肩膀上低低的轻笑,抬起头看着四个抽搐的男人,换成严肃的脸,说:“那么,在我们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好好的打网球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