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作者:薄荷枝 更新:2019-10-08

从一大早开始,叶念就觉得不太对劲,总觉得有些同事看自己的眼神有异,工作时会有的一些接触更是态度古怪,说冷淡也不是,有点故意刁难的意味在。她中间换打印机的墨盒时弄脏了手,就去了趟洗手间,结果刚走进去,正在镜子前面边补妆边聊天的两个同事立刻闭上嘴不说话了。

她虽然有怀疑,但还是不好确定,便在走过一位新晋出纳员的桌边时,动作自然地把桌角上的一个文件夹给碰掉了。那出纳员听见动静,立刻抬起头来。叶念忙说:“对不起,我来捡。”

还没等她低下身去,对方已经把文件夹捡起来,拍了拍放回原位:“哎呦,叶念你真太客气了,我怎么敢让你弯腰去捡东西,你可是林——”坐在附近的同事用力咳嗽一声,打断了后面的话。

叶念叹了口气,她明白了。她和林修正在交往的事情还是被传了出去,弄不好还有一个版本是说她怎么历经千辛万苦爬上林修的床。

她点开杜晓杜的QQ头像,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唉,我还是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杜晓杜立刻回复过来:“原来你还是发现了啊,本来我想不跟你说的。好吧,我先坦白从宽,我真的没有讲出去过,这真的不是我!”

当然不是她了,要是的话,早几天就纸包不住火了。

叶念兴致缺缺地回复:“我知道,我只是很低沉,你不用理我,就当我生理期到了。”

而这低沉的后果,是把一份数据表里的一个数字看错了,也没有校对出来。最后还是让夏婷给发现的,让助理把叶念叫进办公室狠狠批了一顿,最后还总结陈词“我不管你在私人方面有多少事情要分神,起码工作上不要出现这种低级差错”。

整个下午,叶念痛苦地把手上的表格重新看了一遍,反复确认没有问题才提交。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得就是她这个情况。

叶念拿起签字笔,重重地在特质加厚的分类账目纸上一划,力透纸背,居然在纸上戳了个洞。她决定把这笔帐全部转嫁到林修头上。

正在开例会的林修忽然觉得背后一凉,才发觉自己居然在冗长难忍的会议中走神了。他迅速捕捉到总裁讲话中的关键字,确定这内容都和他没多大关系,然后无意识地摆弄手里的笔。

例行的会议结束,众人站起身来。林修低头收拾好东西,正转身要走,忽然一只手落在肩上。他礼节性地笑了笑:“王副理。”

“哎,你们年轻人就是好,恋爱工作两不误,什么都好,不比我们了……”对方抓着他的手臂,边走边说,“我前两天去医院体检,检查出来血脂血压过高,光是对付工作,身体就不行了……”

仅仅是工作过量的不会有高血脂高血压,而是睡眠不足和过劳外加肩周炎颈椎病。

林修点点头,当作听不出对方话中的讽刺意味:“不如请个年休假去旅游一圈。我一直都有这个打算的,就是排不出假期来。”

“可是现在经济形势也不好啊,谁知道会不会出去玩几天回来就被炒了?今年的预算又低,你们技术方面到现在也只能做了个新平台啊。”

“等anti-phishing的平台做完后,下半年是要集中精力做ERP,这是关于内部的调整,毕竟经济形势不好,机构冗汰的问题先要解决。”

“这裁员……怎么也裁不到高管身上吧?”

林修淡淡地说:“现在还不好预计情况会如何,等ERP启动以后,我是第一批被测试,如果通不过就会被裁掉。普通员工和部门经理的机率都一样。”

电梯停在技术部的楼层,林修说了句“我先走一步”,就踏出了电梯间。

直到他走进办公室,才吁了一口气。公司里的复杂人际圈,不管何时,都令人心烦。

他打开MSN,一上线就有几条留言弹出来:“预定在五一办同学会,地点暂定在大学街上的海鲜馆,可自带家属,报名请联系xxx……”

林修直接把这个信息框关闭,那时候说不定要加班,不太有可能抽身去外地参加同学会。第二条信息是来自大学里一个物理系的同学的:“哥们,我最近在你们这里找了个工作,给高中生上课,第一天去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进黑社会大院儿里,抽烟喝酒打群架的,一个个头发染得都像显像管,学校名字倒还文雅叫景阳。留个手机号给你,哪天咱聚一聚?”

景阳。

林修盯着那两个字,然后从打开的抽屉拿出手机,慢慢拨出了上面的一串手机号,再按下接听键。他不等电话拨通,又把电话给挂了。还是……不要问了,不管问到什么答案,都会成为一根刺。如果叶念哪天想说,他自然会知道。

在这之前,他只能等待。

可还是忍不住调出了存在人事部电子档案里的简历,按照姓氏的字母排列,找到叶念的那一份,然后复制到自己的电脑上。

照片上的女子没什么表情,五官精致而秀丽。目光掠过出生年月籍贯等基本信息,直接看下面从大学开始的经历,这一长串履历,比一般人的要丰富太多了。除了每年的学业奖学金,还有各种论文发表,去某中部地区参加的世界艾滋病志愿者活动,照顾孤儿院里的儿童,教区义工活动,还有一些专业相关的实习工作经历,零零总总。

林修关掉文档,深呼吸几次,把那些潜在的、却悄然兴起的不舒服的念头全部甩开。

叶念埋头在厚厚的注会习题书里心无旁骛地奋斗,一头短发已经被她抓得很乱。林修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以往这个时候她早就催促着要去睡觉,因为“十点到凌晨两点是保养皮肤的黄金时间段”。而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林修发觉她有个无意识的习惯,每当思考不顺的时候就开始揪头发。

林修走过去,轻轻顺了顺她的头发:“叶念?”

叶念没任何反应。

“你不是要保养皮肤么,现在十二点了。”

叶念杀气腾腾地抬头:“我要把这题给做出来!”

林修只得帮她把面前的书给挪开,把笔抽掉,最后把人抱离,放到自己的膝上:“明天再做吧,熬通宵也未必会有效率。”

叶念摸到他的颈,作势开始慢慢收拢:“林修,拜你所赐,我现在非常不痛快。”

“嗯,是因为我们的事情传开了?”

“原来你也知道了?”

“今天人事部的王经理对我说,年轻很好,恋爱工作两不误。然后我就知道了。”林修摸了下她的脸颊,“对了,我记得你说过,你的雅思有7.5分?有没有出国读硕士的想法?”

叶念想也没想地说:“以前是想过,不过现在一点都没有。本来我这个专业就算读到博士,也不过考一个注册会计师,出国的话就考ACCA,这些我现在也能考。”她看着林修,微微一笑:“干嘛,你希望我出国?那样会见不到面的,你会不会太过想念我?”

林修笑:“我会尽量不想到你。”

叶念从他的膝上下去:“啊,我去查下邮件,然后再去睡。”

“这哪有这么快,每年会计师事务所招聘的时候,会有上万人被筛选出来参加笔试,他们员工的数量又不多。”

叶念登陆了下邮箱,果然没有通知,叹了口气:“还得继续煎熬啊……”

“你真的很在意?”

叶念把电脑关机,想了一下:“我不喜欢听见有人说,我是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千方百计爬上你的床,这是很严重的侮辱人格的指控啊。”

林修半开玩笑地说:“那要不要我群发一封邮件,告诉大家是我千方百计想把你拖上床?”

叶念忍不住笑出来,把东西都收拾了,然后找换洗的衣物:“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原谅你了。”她关上卫生间的门,只一会儿又打开,探出头来:“林修,今天还是盖被子聊天,对吧?”

林修又无奈又好笑,他迟早要被这 “盖被子聊天”给害死。

叶念期盼到望眼欲穿的通知终于隔天到了,下班回到公寓里就发现有这封来自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的、标题为筛选通知的邮件静静躺在电子邮箱里,忙招呼说:“林修,林修,你快过来看,我收到通知了!”

林修闻言走到她身后,语气平淡:“其实他们的应聘流程非常正规,就是拒绝也会发邮件告知,你起码先看一下里面的内容吧?”

叶念被他这样一说倒有点紧张起来,点开了邮件,第一眼就看见第一轮面试的预定时间,立刻放松下来,把整篇内容浏览一遍,回过头去:“我居然被调整到审计组,明明我之前填的是税务。”

林修微微皱起眉,然后又松开:“……要不要我陪你练习一下口语?”

叶念看了他一眼,笑说:“心不甘情不愿,不要也罢。”

“我没有不情愿。”

“你明明有……”

“真的没有。”林修稍顿了一顿,开口,“是不太喜欢你换工作,不过既然你希望如此,我也只有接受。没办法”

叶念怔了一下,然后说:“林修,你似乎已经达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了。”

面试时间定在周六下午,周五的时候,还有人专门打电话来特别通知。而到了预定时间的面试,叶念简直要佩服林修的猜题水平了,居然真的又考凶杀案,只不过一个小故事被分成十几张小纸条,同组的应聘者手中都有一张。叶念手里的那张还是关键信息,真是连老天都要帮她。

走出商务大厦,她就给林修打电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你可能还要再cos一次面试官。”

“cos面试官?我本来就是主面试官之一,只是你当初应聘的时候没分到我手上。要么,你来贿赂我?”

“嗯……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行贿了,大家都那么熟了,你就直说吧,要怎么样?”

林修沉吟片刻,说:“这回换美色?”

叶念想了想:“这要让我考虑考虑。”

她一路考虑到公寓,然后再接着考虑到晚上的临睡时间,坐在床边义正言辞地对刚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林修说:“我想过了,还是决定凭我的真本事。这样成功以后也会比较有自豪感。”

林修叹了口气:“我上次表现得就那么差,让你有心理障碍到现在?”

关于这点她又没有参照物可以比较,怎么知道那算好还是算差。不过她觉得自己的表现是属于糟糕这个等级的:“林修,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你不是说,这个境界我已经达到了。”

叶念想了想,提议:“那‘存天理,灭人欲’?……喂,你不答应就不答应嘛,你这是什么表情?耐心这么差……好了好了,我跟你开玩笑的。”

林修的嘴角漾起笑意,笑着看她

叶念趴在床上和他相望:“我现在还算享受当女朋友的权利,所以偶尔也要尽一下当女朋友的义务,是这样吧?”

“请问你所谓的‘义务’指什么?”

真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叶念撑起身子,笑吟吟地凑过去用唇触碰他的唇:“那我还是继续行使权利好了,这个月的碗都归你洗。”

林修还是笑,伸臂搂住她的腰,接受这难得的撒娇:“叶念,你很可爱。”

“敬谢不敏,可爱一般就是个安慰奖,我宁可你违心地夸我又漂亮又有气质。”

林修一怔,随即又笑起来:“嗯……你又漂亮又有气质。”抱着她的手臂微微用力,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轻声问:“还是觉得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