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HappyBirthday
作者:明雅流风 更新:2019-10-08

第一百六十七章happybirthday

“兰,你听好。(k1xsw)。。しw0。。。接下来,我需要你来拆除炸弹!”

“。。。诶?”小兰闻言一愣。

“啊,你应该有带剪刀吧?”

“嗯,我的缝纫袋里有一把剪刀。”

“好,炸弹的结构我已经掌握了,由我来说,你来拆除。”

“。。。我知道了。”小兰吞了吞口水,从包包里拿出了剪刀。撕开了装有炸弹的带子。面对着巨大的炸弹以及我能很明显的听到小兰的心跳在不断的加速。“新,新一我准备好了。”

“啊。首先把盖子打开,向上推就可以了。”工藤看着构造图说道。“然后先将最外面的黄色线剪断。”

“呼。。。喝。。。呼。。。”小兰剧烈的喘息着,紧张的气氛已经达到了顶点。手里拿着构造图,我明知道这根黄线剪断后不会发生任何的爆炸。但是小兰并不知道,只见她拿着剪刀的手在不断地颤抖。呼吸也在逐渐加促。“呐。。。新,新一,我剪了哦。”

“啊。”

“小,小薰。我,我要剪。。。诶?”自己的话未尽,小兰就看到自己还在颤抖的手腕被一只小手握了起来。

“嗯~小兰姐姐,剪吧。”天真的笑容逐渐化为了一抹温柔。“剪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小薰。。。嗯。”仿佛一句鼓励的话变成了小兰了动力。那双一直在颤动的手也恢复了平静,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小兰下定了决心,动起了手中的剪刀。闭着眼睛,对着黄色的导线剪了下去。

啪。

清脆的断裂声响起,黄线应声而断。小兰紧张的心也提到了极点,而后,逐渐的放松下来。。

“剪。剪断了。。。”小兰轻呼道。

“嗯~”我呲着牙笑道。

“新,新一,我剪断了哦。”

“啊,干得漂亮。”工藤在门外也捏了一把汗。“我看看。。接下来是棕色。”

“好。”

。。。。。。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小兰原本颤抖的双手也逐渐找到了节奏,听着工藤的指令以及我的监督。我们一起慢慢地将整个炸弹支离解体。终于在剩下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候,那颗炸弹上的电线还剩下了最后三根。

“恩,很好,接下来只要把黑色的线剪断就可以了。”柯南在门对面抹了抹头上紧张的汗水,用变声领结操控着工藤的声音说道。“只要把黑色的线剪断计时器就能停下了。”

“黑色的吗?我知道了。”小兰同样松了一口气缓声回应着。而后拿起剪刀对着黑线剪了下去。但是计时器并没有按照工藤所说的停下。而是继续走动着。“新,新一。。我已经把黑线剪断了,可是,计时器并没有停下来诶。而且,还有两条线没有剪,一条蓝色,一条红色。”

“纳尼?!”闻言,柯南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急忙去翻设计图,可是却发现设计图上并没有任何红色与蓝色的线。“怎么会这样?!薰!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炸弹应该是找人做过特殊处理了。”门的另一边,我平静地看着柯南发来的设计图。又对比着炸弹分析道。“在那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正确的,唯独最后这一条。”我盯着被剪断的黑线蹙眉道。“黑色的线是引导线,当黑线被剪断后,电路会自动连接到红色和蓝色线路所处的位置。虽然是两根线,但是却处在一个线路区域。也就是说,这两条线一根是火线。另一根是电阻线,两条线并联在一起。如果剪断了火线。那么皆大欢喜,大家都会平安无事,但是如果剪断了电阻线。。。电流过载,这里就会上演一场巨大的烟火晚会了。”

“可恶!森古帝二那个家伙是故意引我上当的!”门对面的工藤狠狠地锤了地板,但是却无济于事,看了看时间,距离炸弹引爆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怎么办,到底该怎办!薰,快想想办法啊!”

“办法?如果有的话我就不用小兰来动手操作了。而且。。。”我低声念叨着,回头看了看,小兰已经一脸惊讶的样子盯着我,当然了,一个小孩子竟然说出了关于炸弹方面那么专业的术语,这足以让她惊愕到停止手下的工作了。

“电阻线和火线想要做具体确认的话需要剥开保护层,同时还要保证里面的芯不会受到任何损坏,否则。。。”我下意识的揉了揉受伤的右臂,以现在的状态想要接上手臂不是不可以,但是在现在的状态下想要做这么精密的工作几乎不可能,这比猜测性的剪断还要危险,毕竟两根线但凡因为我的手抖而受损,那么这颗炸弹必爆!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们都在思考着如何将这颗炸弹解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想要通过我的技术将这颗炸弹拆除是不可能了,只能赌一赌这一红一蓝两根线了。

“新一。。。怎么办,我到底要剪哪根?”小兰向工藤发问着。可门的另一边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传来,相比现在的工藤也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了吧?

“呐,小薰,我该怎么办?”小兰见工藤并没有回答自己,心急下将目光投向了我。

“稍等一下小兰姐姐,让我想一想。”我蹙着眉思考道。“森谷帝二是个完美主义者。留下红线和蓝线一定有他的用意。仔细想想,一定还有什么我们忽略的地方。”我自顾自的嘀咕着。那天在跟小兰一起去森古帝二的家时,小兰跟他都说了什么。。如果森谷帝二是针对工藤的话。那么今天这颗炸弹肯定是为了工藤特意准备的。红线,蓝线。到底是什么意思。。。咚~~~咚~~~~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在大楼的外端。一阵阵悦耳的钟声响了起来,十二点了。距离爆炸还有三分钟。

“新一。。。”

“嗯?”虽然回应了,但是我能感受到工藤此刻的情绪十分焦躁。

“生日快乐,新一。”

“诶?!”

“因为。。。以后可能没机会对你说这句话了。”小兰温柔的笑着,但是那笑语间充斥着些许的悲伤。或许是临死前的恐惧,亦或者是死前连自己恋人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兰。。。”门的对面,工藤的声音不在焦虑,反而变成了一种非常释怀的情绪。“呵。。剪吧。”

“诶?”

“剪吧。”工藤丢掉了手中设计图。坐在了地上,眼镜的反光让人看不到此刻的他是什么样的表情。“挑你喜欢的颜色剪吧。”

“可是,如果我剪错的话。。。”

“那又怎样。。。反正不剪。时间到了一样会爆炸,既然如此,就挑你喜欢的颜色剪吧。放心。。在你剪的这一段时间,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工藤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温柔的笑容。“哪怕是死,我也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新一。。。”一段柔美的话语让小兰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

轰!!!

一声巨响。整座大楼再次开始震动起来。应该是别的区域的炸弹被引爆了吧,而我们这边经过刚刚的爆炸,上层的天花板已经变得脆弱不堪了。在感受到第二次的震击后,上层的天花板再一次落下了不少的碎石。小兰抱起了炸弹离开了门的区域,而我也是利用右腿蹬地,一个箭步快速地跳开,不过这样的废墟,估计不论我们怎么喊。门外的工藤都听不见了。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小兰再次拿起了剪刀。现在只能靠她自己了“呐,小薰。”

“嗯?”

“对不起。。。如果不是我把你叫出来玩。你也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下定决心的小兰满脸歉意道。

“你再说什么啊,小兰姐姐。”我呲着小白牙笑笑。“才没有那回事呢。不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我都不会怪你的。”

“可是,如果我剪错的话。。。”

“嘻嘻,我相信小兰姐姐,一定可以把正确的线剪断的。”

“小薰。。。那。小薰喜欢的颜色是什么呢?”

“紫色哦~”

“呵呵~果然呢。和哥哥一样喜欢紫色呢。”小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破涕为笑。“不过很可惜,这里只有红色和蓝色啊。如果是哥哥的话。。红色。蓝色,哥哥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呵。抱歉,明明是最后的决定,我却还要依赖别人。”

“如果是小兰姐姐的哥哥的话。我想他会让小兰姐姐剪断蓝色的线吧。”

“嗯?为什么?”

“因为。。。正因为是小兰姐姐的哥哥,所以他才不希望让小兰姐姐剪断自己喜欢的红色线啊。更何况。。今天的电影不正是红线的传说吗?”

“红线的传说?红色?”小兰仰头思考着。“嗯。。。说的也是呢。我和新一之间的红线。。我才不要剪断呢!”面带笑容,小兰手下的剪刀向着蓝色的线剪去,只听咔地一声,蓝线应声而断。计时器也戛然而止,空气中弥漫着一片宁静的气息。

“剪。。剪断了,计时器停了!”小兰的脸上带起了一丝兴奋。

“嗯~小兰姐姐,我们成功了!”我对小兰笑笑。

“嗯。。真是。。。太好了。。”话语未尽,小兰就因为紧绷的神经一瞬间放松而晕了过去。当然,在她身边的我第一时间扶住了她。

“抱歉哦,兰。明明最后三分钟的时候我知道了应该剪断蓝线。。。但是却还是让你来操作。”我对着怀中的天使微笑着。“嘛。。就算是留给你和工藤的一个难忘的回忆吧。毕竟短时间内你也见不到工藤了。呵。。。当然也还见不到我。不过,还是那句话,再多忍耐一下吧。很快哥哥就会回来了。”

由于右臂脱臼,导致现在我只能这样单手半拥着小兰坐在地上。等待着救援人员的到来。不过很快的,刚刚被碎石堆满的地方,柯南就带着一大批的搜救人员挖开碎石走了进来赶了过来。

“薰!小兰姐姐!你们没事吧!”柯南看到了我,急忙向我跑来。“薰,小兰她。。。”看到昏睡在我怀里的小兰。柯南的神情一紧。

“没事,只是睡着了。”我平静道。“赶紧叫人把这里的人带出去把,顺便帮我叫个担架。我走着有点费劲。。。”

“啊,我马上去。”说着,柯南便跑了出去,在和搜救人员沟通一番后。就立刻跑了回来。“薰,你还好吧?”

“啊,这种程度的伤我还能承受。”看着小兰的睡容,我温柔的回答着。

“呼。。。太好了,小兰剪断的是蓝线。”柯南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是你告诉她要剪蓝色的吗?”

“嗯。算是吧。”

“诶?你都知道了?”

“啊,再知道犯人是森谷帝二后,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这两条线的意义了。”

“是啊,那个可恶的家伙为了引我上当特意让我发现了那张设计图。”柯南咬着牙恨恨地说道。“还好有你在场,要不如果小兰真的按照自己喜欢的颜色剪了红色,那就完蛋了。”

“安心。。就算我不在,小兰也会剪断蓝色的线的。”

“诶?为什么?”

“嘛。。。原因的话,等她醒了你自己问她吧。”留给了柯南一个悬念。我将小兰交给了柯南,留给小兰额头一个轻轻的吻后,我便一瘸一拐地向着搜救人员走去。很快就被抬离了这里。这一场巨大的爆炸事件,也就至此结束了。

———————————名侦探柯南剧场版之引爆摩天楼完结————————————

happybirthday:杏子

うまく话ができなくて本当はすまないと思ってる

しばらく悩んでもみたけどそのうち疲れて眠ってる

周末のこの街の空気は人いきれでむせ返り

深くため息をついたら街头スピーカーに消された

それらしい言叶を并べても伝わることなど始めからない

にぎやかなこの街の空に思いきりはりあげた声は

どこか远くの町にいるあの人へのhappybirthday

何か小さなトラブルで人だかりに饮みこまれ

谁かのつまらないジョークにほんの少しだけ笑った

いつかこの街のどこかで君と偶然出会っても

何を话したらいいのか今でもよくわからない

ひとつずつこわれていく世界で流した涙に何の意味がある

にぎやかなこの街の空に思いきりはりあげた声は

どこか远くの町にいるあの人へのhappybirthday

にぎやかなこの街の空に思いきりはりあげた声は

にぎやかなこの街の空に思いきりはりあげた声は

どこか远くの町にいるあの人へのhappybirthday

不能和你好好的谈天说地真的令我很不安

每每在担心烦恼辗转反侧中疲惫的入睡

这个城市周末的空气总弥漫着呛人的热气

只要深深地叹口气就会消失于街头的扩音器中

即使有再多类似的言语也无法传达于万一

只好向着喧闹天际扬声呐喊

对不知身处那个遥远城市的你说生日快乐

为了一点轻微的不如意,我可以狂饮到天明

再精彩的笑话也只能勾起我勉强的微笑

如果在某一个时刻,我们在这个城市里意外地相逢

千言万语将从何吐露?我不知道

我的世界已因你而崩溃碎成片片无法拼补

难以抑制的泪水,也再没有了什么意义,只剩下一片空虚

只好向着喧闹天际扬声呐喊

对不知身处那个遥远城市的你说生日快乐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嘤。。。”在被抬出大楼的数十分钟后。小兰在急救车的病床上悠悠转醒。模糊的视线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很快地。一脸眼泪的小五郎和在一旁微笑的柯南就出现在了她的眼中。“爸爸。。柯南?”

“呜呜。。。小兰,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小五郎激动的抹着眼泪。

“小兰姐姐。感觉怎么样了。”柯南上前问道。

“嗯。。。我没事了。”小兰坐起身,晃了晃头,思绪也逐渐地和数十分钟前链接在了一起。“对了,小薰呢?”

“那孩子已经先一步送往医院了。并且医生说今天他会住在医院,而且小薰自己也说让我们明天再去看他。”小五郎擦了擦眼中的泪水。“事情的经过我已经都听柯南说过了。小兰,你要好好的谢谢那孩子啊。”

“嗯,如果不是小薰的话。。或许我已经。”小兰温柔道。“那,我们明天一起去看他吧。”在小兰与老爸和柯南对话的同时,另一边,在小兰醒之前的我已经先一步去了医院。因为我觉得将剩下的时间交给工藤比较合适,所以率先一步离开了,而且,至此我还有一些事情必须要一个人去做。

“不过你还真是勇敢啊小朋友。”救护车上,一名救护人员对我笑道。“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都不哭,可比我家的太郎强多了。”

“哈,啊哈哈~”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道。“嘛。。反正哭又不能解决问题。对了,医生叔叔。请问,接下来我们要去米花医院吗?”我转移话题道。

“啊,没错。在米花医院的急诊室已经全面开放来面对这次的爆炸事件了。已经怎么了?”

“哦,这样啊。那请问,在急救室有没有一位叫做玛丽莎的医生?”

“嗯?你认识玛丽莎主任吗?”这个医生眼中突然放出了光芒。

“主任?”

“啊,玛丽莎主任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全能型天才医师,擅长各种科目和手术。虽然只有二十一岁,但是却一跃成为了医院的主任级人物,现在目前在外科担任手术的主治医生。小朋友,你认识她吗?”

“嗯?啊。。算是认识吧。”我讪讪笑道,看来玛丽在米花医院过的挺好。这也让我安心不少。“那个。。医生叔叔,一会儿能麻烦玛丽莎医生帮我治疗吗?”

“啊。。。这个。。。我不敢保证玛丽莎主任一定有时间,但是我会尽量帮你争取的。”

“嗯,谢谢你叔叔~”呼。。。终于啊,玛丽,上次医院擦肩而过,这次终于能和你说上话了。

ps:摩天楼完结,恶魔暂且搁置,我去天使那边了。。时间有限。。更新速度慢请看官们海涵。以上。

ps:我才不告诉你们今天我自己过生日却写别人的生日很不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