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主,我做堂主
作者:低调的失落 更新:2019-10-08

今晚就是我的女友是老师这本书的完结日,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低调的支持,和对我的女友是老师的点击与收藏,低调感激不尽,当我的女友是老师第一次更新,每一个点击都是低调最开心的,能有现在的成绩低调已经很开心了,毕竟自己还是一个新手,近期低调讲奉献自己的第二部都市小说《我的**女友》,期望喜欢的朋友,继续支持!谢谢大家! 第二百四十六章易主,我做董事长!

“呵呵,老陈,我说什么来着,这小子就是一个做大事的人,交给他没错吧。”一旁坐着的王叔,听完陈海的话后,大笑道。

突然被这一阵大笑一惊,陈海还真是有点接受不了,都说人老了会变的含蓄点,自己这个干爹怎么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难怪脸上一点也没见苍老的姿色。

“嗯,确实不错。”陈龙点点头,赞许到:“小海,你能看到这点我也就放心了,你现在肯定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叫来了吧?”

“嗯。”陈海点点头,总算是进入了正题,陈海也变得认真起来。

“抽烟吗?”陈龙递给陈海一支烟,王叔也接了一支,:“我年纪也不小了,在我这个年纪的老人都抱孙子了。”陈龙从口中吐出一口浑气,道然:“龙堂会也该有一个新的堂主,一个新的领路人,这几年我一直都在寻找这么一个可以托付他的人,本来,我想把我的事业交给茜儿,可是,你也知道茜儿是一个女儿家,有很多的事是不能抛头露面的,所以,我就一直在等,等我未来的女婿希望他能担此大任,没想到他选择了你,一开始的时候,我知道你们的关系,还真是有点向阻挠不是因为我不相信你和茜儿的爱情,但是,这可是事关龙堂会千百号人的生计,我不能不狠心,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那么做吗?”

陈海摇摇头,没想到自己这个一直不关心家庭的岳父还有这么一出,还要阻挠自己和陈茜,一开始,陈海还有点怨恨,可是,陈海很想听他把话说完。

“是王叔,是你干爹在一旁劝我,要是别人可能我不会听的,可是,王叔不同她是我的老兄弟,我相信他,当然,事业上不讲究亲情,碧海蓝天你知道为什么要选择你来做这个总经理吗,就是为了锻炼你,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是龙,是虫,你没有让你的干爹失望,也没有让我对你失望,你确实有干大事的心智,知道我看到你的第一次从你的眼神中看到了什么,是空洞,少年人身上惯有的茫然,现在,却不同了,说句不好听的,你小子隐藏得很深,一般人很难看得透,所以,我决定把龙堂会交给你。”

“您…您说什么,把龙堂会交给我。”虽然,陈海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也从没想过接受龙堂会这个庞大的组织,他给陈海的压力实在是太重了,就在这谈笑间多上千百号人,成为他们的老板,甚至是后半辈子的老大,陈海真是不能接受。

“是的,怎么,你不愿意。”陈龙的一双眼睛慢慢的变的愠怒起来,那双曾经在生死线上走过数糟的的眼睛,确实很让人惧怕。仿佛,整个房间的气温都下降了几度,由原来的初秋,变成了深冬。

“不是,只是爸您还年轻,我…我年幼无知根本承担不了如此大任啊、”陈海一脸苦相的说。

“哼,什么人一生下来就能承担大任,你要明白你是男人,要顶天立地,如果,连这点小事你都推脱,那么我很怀疑你以后会不会对茜儿负责,甚至是对你身边的女人负责。”陈龙不屑的说。刚刚对陈海还是很褒奖的王叔也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这个老大哥的脾气,要是真的生气起来,那可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的。

“我….好,我当。”陈海一咬牙坚决的说,陈海知道这是陈龙对自己的激将法,你可以对陈海进行侮辱,但是,不能践踏他对身边女人的感情,这是陈海的底线,男人的尊严在这一刻占据了上风!

“哈哈,老陈,看起来这次你有赢了。”王叔从身上逃出一盒烟,价格不菲,最起码陈海没见过,陈龙也不客气的接了过去,笑骂道:“哼,老子可能做赔本买卖吗!”说完还狠狠的白了陈海一眼,好像自己有什么事做的对不起他一样,瞬间,陈海就知道自己被玩了,而且,是两个跟自己有关系的老头。一脸的不悦,却不能表现出来,谁让他们跟自己是最亲近的人!

“既然,你决定接任龙堂会的老板,就要了解你手下的产业,这几年我一直都在洗白,还好我的手中已经没有什么非法的产业了,这一点你可以放心。”看到陈海的牢骚,陈龙只得劝解道,刚刚让人家生气了,怎么也该给点甜头不是。要不然,自己的女儿知道还不跟自己没完!

“这里是龙堂会的总部,主持大局,我现在做的这个位子就是你以后办公的地方,我们的事业囊括汽车,家具,房产,销售,咨询,通讯,医疗,加工,当然这仅仅是笼统的介绍,以后,会由你的秘书告诉你,我们公司并不是在Q市一家,而是,在全国都有我们的销售点,以后每年你都会见到来自各地的经理向你汇报分公司的一年的销售情况,那场面可生动了、”陈龙笑着说道。听完自己岳父的介绍,陈海才发现好像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龙堂会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千百号人,可能管理得了这么庞大的公司吗!上万号人还差不多!也就说自己以后的工作量要扩大现在的千倍,万倍,那么自己以后还有休息的时间吗!

“别那么愁眉苦脸的,你的工作就是千千文件,并不会有什么累的,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没有斗志,我真担心我女儿以后会不会守活寡。”陈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侮辱,鄙视,漠然,瞧不起我的斗志,而且,还贬低自己的XXX,哼,想我陈海也是花丛老手,一夜XX,都是小意思,如今竟然被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瞧不起,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要是不服,咱们X上见真招,不服,咱们过两招。当然,这种心理话,陈海是不能说的,毕竟面前的是自己的岳父,嘿嘿。

“我们龙堂会没有别的公司那么市侩,搞什么换位大典,今天,就算是我们新老堂主的见面会了,从下周开始,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记得,要来上班啊,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老王,你上次说的那个地方在哪儿,飞机票定好了吗?”刚跟陈海说完话,陈龙就完全无视了陈海的存在,跟着王叔谈起了下周出游的事情,今天就是周五,也就是说还有两天的时间,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佛祖,你听到了我的哭声吗?”陈海一脸悲伤的说。

“孩子,我听到了。”佛祖显灵的说道,那摸样是那样的慈祥,和善。

“那你会帮我吗?”陈海好像找到了救世主。

“当然,不会,要是都跟你这样,我还不要累死,唉,你抱着我的脚干嘛,松手,快松手,我还有宴会呢!”佛祖穿着布鞋狠狠的揣着陈海狠狠的说。

第二百四十七章爸爸(大结局)

在中午吃饱喝足后,陈海乘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司——碧海蓝天,上午的事情,现在还让陈海懵懵懂懂的,仿佛就是一场梦,在霎那间,陈海成了富翁,一个身资过亿的超级富翁,这仅仅还算是预算,要是,真正的盘算,只能是更多,虽然,一下子成了富翁,可是,陈海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样子,反而,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端端的要管理上万的人的公司,这无疑对陈海是一个心里压力,18岁的成人礼刚刚过完就给自己这么一个惊喜,或是考验,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经历完这种磨难后,方能成为俊杰,可,可不可以,不要给我这种考验,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但,陈海知道自己平静的生活,就此结束,往后的日子,才将刚刚开始。

晚上回家后,陈海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众女,没想到没有一个人过来劝解陈海,反而都喜滋滋的盘算着自己这个董事长太太以后的生活变化,要说最实际的就是陈茜和易媛媛几人,来到陈海的身边第一句话,就是要车,因为,两人一直都是成一部车上下班,不方便,这个献媚的好机会当然只能留给陈海了,一下子就要损失4辆汽车,陈海咬着牙心疼的点点头,自己一上认肯定是不能用陈氏企业里面的钱,唉,看样子自己以前留下的小金库这次要被搬空了,悲哀啊,心痛啊!

不过,也有好事情在等着陈海,那就是沈子茹的预产期快要到了,宝宝估计在下周就能出生,第一次做爸爸的陈海,马上在第二天联系了医院,把沈子茹送到了医院,为了全方位的照顾沈子茹,陈海也只得白天上班,晚上值班,两头忙着,惹得南宫若她们一直在取笑陈海,说他比沈子茹还紧张,不知道还以为陈海进产房呢!但,陈海却不以为然,他知道现在沈子茹是最脆弱的时候,自己在他的身边也算是给他一个镇定,陈母陈父还有沈母沈父也都经常来到医院看望沈子茹,现在沈子茹可是陈家中的重点保护对象,就好比大熊猫。这几天,沈子茹不知怎么总是喜欢吃酸的,可把陈母勒坏了,谚语里酸儿辣女,老人当然是喜欢男孩,沈子茹只要是有什么想吃的,陈母就是打车也要来送饭。这可让其它的众女有点失落,但是,一旁的陈父却许诺,以后,谁怀孕都有这个特权,话一说完,陈海就感到几双狼一般的眼神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很简单,就是三个字“要孩子。”

压力,压力很大啊。

当然,陈海还是没有改变自己艳遇的事情,在沈子茹入院的第二天,张婉也来了,众女从沈子茹的口中知道了张婉曾经对陈海的心,也默许了两人的事,这可把陈海乐坏了,为了病房在众女的脸上都狠狠地亲了一口,惹得张婉在一旁红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舒,陈海最好的同学,也在这周有了新的动态,那就是做新郎倌,本来,还想请陈海做伴郎,可是,伴娘的人选实在是太费周折,只得作罢,但是,陈海还是打心眼里面祝福李舒,毕竟两人的关系确实很亲密,比亲兄弟还要亲。李舒在上任董事长的第一笔案子,就是跟陈海的陈氏企业钱了一笔大案子。在婚礼结束后,李舒醉眼朦胧的拉着陈海的手,询问张婉和陈海的事,陈海嘻嘻笑过,聪明过人的李舒也开心的回到了自己的婚房中度过自己美妙的一晚。

知道沈子茹就要生孩子了,王叔,陈海的干爹,远在地球的另一段也送上了祝福,本来,他和陈龙是打算在沈子茹生子前赶回来的,可是,谁承想地球另一端的人民实在是太热情了,两人只能在那里过完年后,才能回国,陈海却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原来,是两人在那里给自己着一对儿妈,过起了日子,当然才会乐不思蜀,哼,风流的老头!不知道陈茜会不会在过年后,有一个新的弟弟或妹妹跟着回国,要是那样,陈海真的很想看到陈茜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惊喜,还是愤怒,抑或是哭笑不得!哈哈哈哈……

陈氏企业在陈海的进入后,并没有一点不适应,反而势头变得更加强盛起来,初生牛犊不怕虎,在经济浪潮中,陈氏劈风斩浪遨游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而今天,陈海却没有去公司,就连秘书给陈海打电话,陈海也没有接,不是,他想逃避,而是,今天是他生命中一个重要的日子,那就是做爸爸,一个18岁的少年要做父亲了,说出去可能别人不会相信,可是,这种事情却发生了,而且,就在陈海的身上。

看着进入产房已经30分还有出来的沈子茹,陈海正焦急的在医院的走廊上,皱着眉头踱着步子,一副忧心忡忡的样,要不是医院不让大声嚷,陈海可能在就忍不住叫出来了,煎熬,忍受,折磨,子茹,你要挺住啊,我爱孩子,但我更加爱你。

“大夫,我妻子怎么样勒。”陈海一把抓住走出产房的一个护士情绪激动的说,那青筋暴起的样子,吓得那刚出护校的护士都快哭了,陈茜几人只得想那护士道歉,才放人离去。

“小海,你冷静点,我相信子茹姐没事的,宝宝也会没事的。”南宫若款味道。

“嗯。”陈海颓废的坐在

“哇哇”15分钟后,产房传出了一声清脆的啼哭声,生了,沈子茹生了,陈海一直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您是孕妇家属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母子平安。”大夫笑着走出来说道。

“谢谢你大夫,谢谢你,谢谢你昂大夫。”直到大夫都走远了,陈海还一直扯着嗓子大声告谢道。

“傻子,还愣着干吗,不进去看看子茹姐。”陈茜提醒道。

“哦?哦~哦·”看着沈子茹身边的孩子,陈海笑了,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欣慰,在看看因为疲劳而沉睡过去的沈子茹,陈海却哭了,不知道为什么一滴眼泪,正好滴在了孩子的鼻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