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结局
作者:剑君白 更新:2019-10-08

消陵闻言有此诧异,不知道陈小仙要告诉他什么真相。也脑袋凑了过去。

陈小仙也将头微微靠过去,凑到萧陵的耳边,张着红润的小嘴,吐气如兰,轻轻地道:“其实,我就是昭莞萍。”

萧陵猛地呆住。有种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感觉。

开什么玩笑?陈小仙就是昭莞萍?

“我没有骗你哦。陈小仙只是我的化名而已。不过,这个名字我用了好多年了。”陈小仙见萧陵愣住,似乎很满意他这样的反应,轻声笑了起来,只是因为脸部的肌肉僵硬了,比较难看:“还不信?不信你看。”

只见她整个身子一阵梦幻般的扭曲,旋即,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萧陵的视线里。

“莞萍!?”萧陵彻底惊呆了。

陈小仙幽幽的道:“净瓶雪水的冰冻能力被九纹天目给压制住了。所以,我的九纹能力才大部分没法用的。”

“真的是你??”萧陵依旧不敢相信。他怎么也无法把乖巧贤惠的昭莞萍和陈小仙这个百变魔女联系在一起。

陈小仙有些无奈地道:“当然是我。你刚刚把我安置我,我就醒了过来。还是不信的话,可以回去问小茹哦,我把安排到一所大学读书去了。好了,阿陵。听话。不要去找什么张药王了。”

“救命啊 ”就在这时,溶洞里猛地响一个呼救声。

“是望老头的声音!”桥四十二变了脸色。

“望成木?他遇到什么危险了吗?”此时,萧陵也顾不得陈小仙说的是真是假了,霍然站了起来。

“怎么办?要不要过去看看?”桥四十二询问道。

萧陵犹豫了一下,咬牙道:“过去看看吧。”

“不用了。”一个声音从萧陵他们的身后传来。

萧陵他们转身过去,却见一名神情冷漠的男子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一名两米多高大汉。而望成木像是一只小鸡一般被那名大汉提在手

“你是张药王?能不能先放开我朋友?”萧陵的眉头紧紧锁住。他敢肯定打头的那个就是张药王,他没想到他们拼死拼活想要救出的张药王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场景还是如此地不和谐。

“嗯,你们要找的那个张药王就是我。”那人点头承认,旋即指着望成木,饶有兴趣地看着萧陵,说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萧陵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道:“他是我朋友。所以请你放开他。”

张药王冷冷注视着萧陵,道:“傻子,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萧陵像没有听到那句话,默然了一会儿,突然道:“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要我们救你。我想,这应该是你故意设下的圈套吧?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张药王。你到底是谁?”

张药王笑了。点头道:“不错,居然能看出是我故意引你们下来的。嗯,你可以叫我守陵人。”

萧陵的双眼猛地瞪大,吸气道:“你就是守陵人?!”

包小包、桥四十二身子俱是一震,对于守陵人,他们可是如雷贯耳啊。

陈小仙蓦然地激动了起来,挣扎地站了起来,颤着声音道:“你,,你,真的是他?”

张药王,不现在应该叫守陵人。守陵人露出微笑,说道:“没想到你还一直记得我。”他从袋子里掏出一个。瓷舰扔给包小包。

包小包会意。从里面到出一颗药丸喂给陈小仙。

萧陵心里又喜又疑,喜的当时是陈小仙得救了,疑的是张药王怎么知道陈仙要解毒丸,而且刚刚还带着一颗。

“我遇到的一切都是你算计的?”萧陵貌似很平静地问道。

守陵人摇摇头。道:“不是。只能算引导罢了。而且,引导你的,也不是我。”顿了顿,指着望成木说道:“而是他!”

“怎么可能?”萧陵等人都有些不信。

“他又是谁?”萧陵追问道。

“他?”守陵人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说道:“你可以叫他阿

“什么?”萧陵整个人怔住了,

“他就是千年前的那个阿陵!你可以叫他抚族少主,可以叫他盗灵祖师!唔,他曾经还是青丘后裔。”守陵人语不惊人死不休。

萧陵他们完全呆滞。

“他是千年前的那个阿陵?”萧陵不敢相信。

“他是千年前那个抚族少主?”桥四十二不敢相信。

“他是千年前的盗灵祖师?”包小包不敢相信。

“他也是青丘后裔?”陈小仙也不敢相信。

守陵人没有理他们。继续说了下去。一个惊天的夫秘密也慢慢浮现在萧陵他们的面前。

楚平王时期。境族少主阿陵现了楚国准备重铸九鼎的秘密,上报给秦国。秦国派他带着一批人秘密到了楚国,见机行事。后来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他们设计弄死了楚平王。这些在前文有叙述,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楚平王下葬以后。他们便偷偷进了三王墓里,本以为新铸的九鼎会在里面,没想到却扑了空。不过。阿陵在里面现了根达亚文明残留下来的一些东西。

这个阿陵天纵奇才,曾经提出过记忆转承长生术的理论。

但理论终究是理论。无法真正实行。可是,在三王墓里现的东西却让他看到了希望。

将那此东西带回去后。整整研究了年。然后秘密出决是讲行筹备。他需要得出证明一件事:人的身体和记忆是否真的能保存几百年,甚至几千年。

他找到了净瓶雪水和一种带着奇特磁场,能让人陷入深度睡眠的矿石以及一些很奇特的材料。他想用净瓶雪水让自己的身体沉寂下来,保持住自己所有的机能,再用那种矿石让自己的思维陷入深度睡眠当

但是,他不想永远都这么下去,于是他开始测试。没有什么东西能抵挡时间的冲刷,他测试一滴净瓶雪水能够让人的冻结并保持其身体内的机能多久,半滴又有多久。两滴,三滴又有多久。

还有那种矿石,陷入深度睡眠后,又要怎么样唤醒。

他整整研究一年半后。他开始做种种布置。他准备假死!不过,这只是一个测试。如果失败了,那就得真的死了。

但是他不但是一今天才,还是一个研究狂人。以身试险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同时,他也是一个大大的野心家。古代人最高的的两个追求,统一天下,长生不老。他都想要。

他从根达亚文明的遗址里现了一套天机字符,隐隐推算出两百多年后,天下会大统,结束诸侯纷争的时代。

于是,他便设计着,用两瓶净瓶雪水,这个量能保持两百多年的时间使人的身体。还有那种奇特的矿石和克制它的物品。如果不出意外,他能在两百多年后苏醒过来。

弄完一切后,他便诈死,让其族人葬到了神农架那个偏远的地方去,并设计了很多防盗术。他怕他沉睡的其间。棺挂被人挖走。这其间来盗墓的不少,但不是死在障术之下,就是困死在里面。最终,在两百多年后。他苏醒过来了。

他欣喜不已,这代表人的身体和记忆真的能保存几百年。那么记忆转承长生术就完全可以施行。旋即,他的心就热了起来了,心中勾勒出一个美梦:如果我当了天子,又长生不死。那还不是生生死死统,御天下?

但是。这个尖虽然美好,可天子可是那么好当的?

阿陵也渐渐明白想要当天子不太可能的。一些事他也看开了,只希望自己永远活下去,无聊之际,他便去打探楚国重铸九鼎的事。

经过一番查探,他终于打探到了,楚国重铸九鼎的事耽搁了两百多年后又开始实施,主持人正是楚南公。阿陵想办法混了进去,并取得了楚南公的信任。

而那个时候,他的身体开始出现各种问题。他知道这可能是假死两百多年带来的副作用。

于是。他开始尝试换一副身体,这是用第一次使用忆转承长生术,最终的结果是成功了。可是身体还是会出现各种毛病。而且还莫名地衰老。他接着又尝试了两次,结果还是一样。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他怕了。不敢再尝试了。可是以他当时的那副身体也活了不了几年。他忽然间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人的身体难以承受他的记忆带来的副作用。那么兽呢?

像那些上古异兽呢?他顿时想起了三王墓里那只异兽抚!

他也想起了两百多年前,曾经答应的一件事。两百多年前,他设计杀死了楚平王,但是也把剑客举,干将、莫邪之子赤给搭进去了。当时,他说出了记忆转承长生术的方法,让两人相信,可以帮他转承记忆,另类重生。

但是。那个时候记忆转承长生术只是一个理论罢了。到后来真正研究出来后,举和赤早就死了好几年了。

想起这些。他便做了一番准备,进了三王墓。却现里面居然还残存着举和赤的记忆体。而且,这种记忆体在某种情况之下还能附到人的身上。并且进行控制。他心里便有了一个想法。

那个时候,楚南公看出楚国必将被秦所灭,便将重铸的九鼎以及一些珍宝藏在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叫楚陵。也叫泽国。并制了一个匣子和九把钥将楚陵的地图放进了匣子里,将它交给楚姓三家保管。而那九把钥匙被他一一放在古墓、地宫里。

当时秦昭王知道后,便秘密招了一批人,目的自然是为了寻找楚陵,盗取楚匣。这便是盗灵的前身。

萧陵本来就暗暗与楚南公做对,他知道这件事以后,收了一个徒弟。传下一些东西,其中便有比较着名的三层遮面。取名为守陵人,美曰为了帮助楚姓三家守护楚陵,实际上却是想暗中搞破坏。

他还给了秦昭王找的那批人一套天机字符和一颗宝珠。这本都是无心之举,却没想到到后来形成了守陵人和盗灵这两个派系。

后来。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便进入了三王墓,将自己的记忆转移到抚的身上。可没想到,他竟然不能控制抚的行动。他就像是一个住在抚身体之内的灵魂。除此之外,与抚毫不相干。

不过。他的记忆却完完本本地保存了下来。一遵到十多年前,守陵人失足跌下深渊。

阿陵想到平时赤、举的记忆能附到别人的身体上,并且控制,便异想天开,试着将记忆附在守陵人身上。

没想到还真地成功了。于是,他便从三王墓里逃了出来。自此,守陵人不再是以前那个守陵人!

“所以,自我失足掉下深渊后,我就不再是我了。而是他借月禾做事。”守陵人指着望成木道。 众人听罢久久不语,这一切就好像是一个神话故事一般。常人根本难以想象。

“难怪小包说望成木的精二气、神不合呢。

萧陵有些恍然。沉默良久,他才好不容易将这个消息给消化

“那你现在?。萧陵有些奇怪,既然守陵人的身体被望成木夺了,那么他现在这幅身体又是谁的?

守陵人神秘一笑,伸手将脸一抹,笑道:“不认识我了?”

“大哥?!”萧陵望着守陵人,一脸不可思议。因为张药王居然就是柳正所扮!

萧陵突然反应过来,沉着脸道:“你占了我大哥的身体?”

守陵人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你大哥记忆已经融为一体了!我就是你大哥柳正。同时也是守陵人!我的身体被占用后,记忆却鬼使神差附在了抚之上。后来,你大哥这个有着楼族血脉的人闯了进来,我借机便附在了他的身上。没想到莫名其妙地被同化了。而那个时候,举的记忆也附了上来。反正是一团糟。”

“出了三王墓,我一打听便知道了一切,于是,我开始想办法逼出那个阿陵了。我找到了十多年前的好友承光大师他们,经过我们多方查探,现那个阿陵在收集九链,而且只差最后两把钥匙没有收集到。于是我暗暗放出消息,说湛沪匙和太阿匙在张药王手里

听到承光大师,萧陵忍不住想起了关老。关老的真实身份正是承光大师!这是他没想到的,当时知道后,也是吃了一惊。可和现在这些秘密比,关老那个太儿戏了。

“这很不容易,他犬卜心了,也太狠了。来之前居然放集假消息说纯钧匙在神农架,而且在国际上大肆悬赏,弄得神农架混乱不已。而且,我们现利用你来释放烟雾弹。于是,我们就将计就计。先将你引入神农架。”

“原来从北京到神农架,再到百草村,到救张药王。都是你们在设计我。都是我大哥在设计我,还有你,二十四。好样的。”萧陵向守陵人和桥四十二竖起大拇指。神情冷然。

桥四十二低头默然不语。

守陵人叹了口气,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本来想拉你出这个漩涡,可是,被人破坏了。还记得虎之小队么?那便是你爸妈遣下的队伍,特意做戏来拉你出这个漩涡。不过,因为怕你泄露出去,没有对你说明,其实,你只要跟着他们走出神农架,便可以走出这个局。”

望成木突然道:“嘿嘿,好手段呐。没想到我老头子一辈子算计人,这次居然也被别人给算计了。其实,我最佩服的还是最后一招。解毒丸呐,整个一催命丸。你们在里面下了毒,弄得我浑身一点力都没有?”

包包冷道: “那并不是毒药,是真正的解毒丸,只不过掺了点,东西,针对你这种精、气、神不一致的人最有效了。像阿陵、二十四他们吃了完全没事。谁让你自己抢着吃。自作孽!”

听到这里。萧陵算是明白。感情那个什么解毒丸,也是柳正他们设计好的,难怪刚才一出来就扔出一颗给陈小仙解毒呢。他不由气乐了:“小包 你怎么不在我的药丸里也加点料啊?让我也浑身无力试

包小包闻言苦笑。并没有解释。

萧陵莫名地叹了口气,对守陵人道:“我想问望成木一些事。”

“嗯。”守陵人点 了点头。

问望成木道:“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

“没错。都是我设计的。很简单的局,不过。却将你们玩得团团转。”望成木此时也不否认了。

“能告诉我,你设计了我什么吗?还有,你设计这些是为了什么呢?”萧陵缓缓问道。显得很平静。

“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了。我占据他的身体后,逃了出来,可是却现身体还是在不停地衰弱。短短十七年,我就变成这幅模样了。我不想死。现在这个世界很精彩,我想永远地活下去。所以,我必须找到楚陵。里面有我想要的东西。他能保住我的命。”

“什么东西?是那个。东西?”萧陵问道。

望成木闻言失笑道:“什么那个东西。这只是我随口编的。用来混淆你们的视听。嘿嘿,那个东西根本就不存在,或许存在吧,但是我也不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我说的东西是一个神奇的石雕,它是我在根达亚文明现的。将它带到身边能够延迟衰老。”

“如果能找到它,我还能活上二十年左右。我好后悔,当初对它不在意,将它献给了楚南公。以至于让他放进了楚陵。那个时候,我想得到的是永生。十年、二十年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丝毫吸引力

“我脑中的记忆是怎么回事?我现在的容貌是我本来的容貌吗?”萧陵问出了他最想问的。

望成木答道:“你脑中的一些记忆当然是我转承进去的,你现在的容貌并不是你的本来的容貌,在你生下来没多久,我就给你涂上了药水。你还不知道你的身世吧?你是我在路边捡来的,当时,我写了个。字条塞进你的衣服里,便把你放在一副姓萧的家人门前

“那张字条写着一个陵字吧?”萧陵淡淡地道,神情无喜无悲。似乎现在在谈论的那个人并不是他自己。只是为了混淆视听。后来我做了很多事,让他们以璇…凡守陵人转世,又设计把抚族扯进楚姓三家与盗灵、摸金的争斗中,然后趁机取走了楚匣!可没想到没过几年他们就现不对劲了。而且集团的为也开始寻找我。”

“我只好一边故布疑阵。一边躲起来研究楚匣,顺便好好享受人生。我早知道我的寿命会在这几年终结。”

“所以你就先享受了十多年,等到了快要死的时候,再来拼一拼?对吗?”萧陵接口道。

“没错。我知道。以我个人的力量很难斗过你们。所以。只能不停的放烟雾弹。你脑海中的一些记忆。还有张刘矮、景高,还有那封匿名信,亦真亦假的,都是为了引导你的,让你以为你自己就是守陵人转世。从而去迷惑别人。你以为,你手中的那些钥匙是真的吗?真的钥匙全都在我这里。”

“你那里的早就被掉包了。陵小子,你还记得在灵大的时候吗?撞到了一个老头,哈哈,那个人就是我。想不到吧?不过,我老是算计别人,自己也还是中计了。”望成木看着守陵人,说道:“你很好,居然把我给算计到了。”

“呵,我早就知道那个消息可能是假的了,但是,没办法。我必须来。这是最后的机会。

湛沪匙和太阿匙我实在是找不到它们的踪迹。只能来这里试试了。”望成木自嘲地笑道。

“可事实上,湛沪匙、太阿匙确实在张药王的手里,现在在我的手里。”守陵人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柄钥匙。

望成木顿时脸如死灰。问守陵人道:“你怎么认出我的?”

“不。我没有认出你。是你自己露出马脚的。你记得那个所谓的预言体吗?那是预言体吗?那是我瞎刻上去的。你肯定是感应到了危机吧?所以故意那么说。好让我们跟着一起退出去?说真的,我们这次是以身试险才把你给逼出来。连承光都死了!下够血本了!”

“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你当时就混在这里面。也并不认为你会亲自混进来。我原本以为你会让一个人替死鬼来。我的本意也是从你的替死鬼身上找到线索。没想到居然亲自上阵。看来你对于湛沪匙和太阿匙是志在必得么。”

“哈哈哈,其实我真的是替死鬼,我老大根本就不在这里。”望成木突然道。

“不管你是不是替死鬼,今天都逃不掉。”守陵人冷声道。旋即又萧陵:“阿陵,你还有什么想问他的么?”

“没有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知道了。也很后悔知道这一切萧陵摇了摇头。“我只是想问一下,我可以远离这种生活么?还有请你们都别再做戏了。任何人都一样。不要让我讨厌你们!”说完,萧陵谁都没理,转身就走。

“小包。”守陵人对包小包使了个眼色。

包小包点了点头,向着萧陵离开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问道:“这样好么?如果他真的吃的话,那么会忘掉所有关于我们的记忆

守陵人挥了挥手,叹道:“让他自己做决定吧。”

旭日东升,阳光洒落下来。照亮了天地。

百草村前,萧陵迎着阳光行走,感觉浑身暖洋洋的,煞是舒服。

“那些古墓、地宫。以及一切阴冷潮湿的地方最讨厌了!”他张开手臂,尽情地享受着阳光浴。

“阿陵,给。吃了吧。到百草村了。”身旁的包小包忽然递给萧陵一颗药丸。

“二十四他们走了吗?”萧陵没有接那颗药丸。

“嗯。”包小包点头。

“哦。”萧陵接过药丸。将它捏在手里,然后擎了起来,对着太阳那个方向,说道:“吃了它,是忘记那一切。还是梦醒呢?”

“梦醒吧。”包小包叹道。

“嗯,那以为我应该不会做那样的梦了,那你会不会在我的现实中出现呢?”

“会的。”包小包点头。我只会在旁边默默地注视你。不会告诉我是谁。总之,不会再打扰你了。

“那以后再见吧。”萧陵将药丸放进嘴里,并不没有着急吞下去,含糊地道:“帮我向他们问好。另外,让他们以后一定要飞出梦境,来找我玩。”说罢。猛地将口中的药丸吞了下去。

再见了,三王墓、高个前辈、矮个前辈、灵大、小茹、八方、二十四、莞萍、神农架、望老头,一切能记住或者记不住的,都将忘掉。一切从梦醒重新开始!

药丸吞下的一瞬间,萧陵感觉脑子一片空白。过了一会儿,忽然惊醒。他转过头一看,却见柳颜俏生生地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颜儿。”萧陵叫了一声,朝着柳颜跑去。

柳颜微微一笑,迎了上去。

“抱抱。”萧陵张开双臂。

柳颜娇嗔地瞪了萧陵一眼,也张开双臂将萧陵抱住。

萧陵搂紧柳颜,感受着从她身体上传来的温暖,不知怎的。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

柳颜虽然看不到萧陵的脸,却似有感觉,问道:“怎么了?阿

萧陵翕动着嘴巴,有些难过地,道:“我感觉我失去了好多很重要的东西。”